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王沂孙词中的景物有着唯美的意境,他用怎样的情感去描写景物的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0-09-17




2020-09-13 03:34 关键词:王沂孙词中的景物有着唯美的意境,他用怎样的情感去描写景物的 分类:写景散文 阅读:13

由宋入元,文学文体也跟着期间的生长而生长。糊口在宋元之际的词人,他们连袂奉献出了宋词的最强余音,如蒋捷、张炎、缜密、陈恕可等,他们填成的词作有另一番境地。

糊口在宋元之际的词人中,王沂孙是不能不提的一位。王沂孙,字圣与,号碧山,会稽(今浙江绍兴)人,生于南宋末年。元世祖至元年间,王沂孙曾在庆元路(今属浙江)做过短时期的学正(中央黉舍的学官)。

在宋末元初的词人中﹐王沂孙是一位有明显艺术性格的词人。他的词多是对风景的描述,在赞咏风景的同时会抒发本身深深的情绪,情绪的抒发显得涵蓄深婉。他会用多种艺术体现伎俩去点染风景的美,他笔下的风景具有唯美的意境,因此他描述的风景能给人以美的享用。

要领会他词作中风景的美感和美的享用,以及词人带着如何的情感写出如此唯美的意境,只要走进他的词作去感触。

对枫叶的描述:

《绮罗香·红叶》是王沂孙描述枫叶的一首词作,王沂孙笔下的枫叶是唯美的,词作的意境还在于对枫叶美感的领会上:

玉杵余丹,金刀剩彩,重染吴江孤树。几点朱铅,几度怨啼秋暮。惊旧梦、绿鬓轻凋,诉新恨、绛唇微注。最堪怜,同拂新霜,绣蓉一镜晚妆妒。千林摇落渐少,何事西风老色,争妍多么。仲春残花,空误小车山路。重认取,流水荒沟,怕犹有、寄情芳语。但凄凉、秋苑夕阳,冷枝留醉舞。

红叶就是枫叶,在词人的笔下,枫叶是清美而孑立的。词作开篇三句“玉杵余丹,金刀剩彩,重染吴江孤树”,一可以就点出新出红叶的一棵枫树,是神仙杵下余留的丹砂,是宫庭剪彩花剩下的红绡,丹砂和红绡重染了吴江的枫树。词人用比方的修辞伎俩写出了吴江枫树在秋季红叶初上的情形。

“几点朱铅,几度怨啼秋暮”,写枫叶上的赤色,是由于经过了几番秋暮凉雨的浸礼。而词人此处却使用拟人的修辞伎俩,说枫叶上的几点胭脂色,曾经是屡次地哀怨悲啼于晚秋的凄凉。

进入暮秋时节,枫树的叶子会酿成逸美的赤色,于是词人慨叹地写出:“惊旧梦、绿鬓轻凋,诉新恨、绛唇微注。”旧梦磨灭使人凄凉,绿鬓轻易地干枯了,红叶又像点点绛唇,如同在诉说新的愁恨。这两句词人用精致柔美的笔墨写出了枫叶色采的变革,清闲窈窕的姿势,就像空谷中的美人,如此的意境是唯美的。

上半阙末端三句以秋荷烘托枫叶,芙蓉就是荷花,池水在词人的笔下成为打扮用的镜子,以人西安哪家治疗癫痫好拟花,一个“妒”字把荷花人格化。意义是说临镜晚妆的红荷,如同都对经霜的枫叶发生了妒忌,这类写法烘托出枫叶色彩的美丽,枫叶色彩的惹人怜爱。这三句是对上阙的总结,又天然过分到下半阕。

下半阕写在萧瑟的金风中,惟独枫叶红艳。抛开拟人化的写作伎俩,词人纵情地描述枫叶。于是词人写道“何事西风老色,争妍多么”,意义是西风中深老的色彩,还能如此争妍斗美?

“仲春残花,空误小车山路”,这是铺叙写法,词人化用杜牧《山行》中的“泊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仲春花”的句意来写枫叶之美,也是词人对枫叶之美的领会,词人对枫叶的溢美和称扬又进一层。

“重认取,流水荒沟,怕犹有、寄情芳语”,写枫叶飘落,但仍旧摇摆有情。词人认真识别荒沟流水中飘荡的红叶,看上面是否是有像唐朝宫庭仕女一样的寄予情思的芳美的诗句。词人为甚么如此写呢?

由于唐宣宗时有宫庭仕女写过一首《题红叶》的诗,诗句是如此的:“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热情谢红叶,好去到人世。”词人援用唐诗中的典故,对枫叶的怜爱之情至此更加浓郁了。

末端三句呼应“重染吴江孤树”,升华了全词凄凉的格调。“但”字是迁移之笔,词人写道御沟题诗的红叶究竟没有了,只要在夕阳照临的荒凉秋苑中,枫树的枝条上另有带着醉脸色彩的红叶,它们在萧瑟的金风中飘飖。词人极其精确地描写了枫叶在风中的缭乱美,而让词作平增了凄凉的意境。枫叶的飘荡在词人心中是万分迫不得已的工作。

这首词上半阙极写枫叶之美,下半阕表达对枫叶的怜爱。不论是直接描述照样直接描述,照样对枫叶形象的描述都是唯美的。全词对多种美感的认知履历,是十分值得人回味的,如红染吴江的枫叶,空谷中的美人,仲春的残花,秋苑夕阳,冷枝醉舞,是词人深切适意的唯美画境。

由于词里倾泻了词人主体的情绪、品质,另有词人的寄予,那是甚么寄予呢?在宋元易代之际,像王沂孙如此的词人,飘荡江湖,难免会有凄凉的处境,可以说这首词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对春水的描述:

王沂孙笔下的春水,能给人以唯美的感触。他会用多种伎俩去点染春水的美,王沂孙咏赞春水的词作《南浦·春水》就是如此的:

柳下碧粼粼,认麹尘乍生,色嫩如染。清溜满银塘,春风细,参差縠纹初遍。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影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沧浪一舸,销魂重唱蘋花怨。采香幽泾鸳鸯睡,谁道湔裙人远。

秦皇岛羊羔疯是怎么治疗的an>开篇三句“暖绿粼粼,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写杨柳荫下,清亮碧绿的水面荡起层层鱼鳞状的波纹。以是词人会说出春水看起来像麹尘刚生出来的色彩,嫩绿带黄,好像这水色是被染成的一样,这是词人对天然风景静态的描述,词人笔下的春水是唯美的。

麹(qū)尘,酒曲上生成的一种菌,嫩黄色,和春水的色彩类似。词人用比方的修辞伎俩来写春水,可见他对面前的一池春水有多么喜欢。

接下来三句“清溜满银塘,春风细、参差縠纹初遍”,写山上流下的净水溢满了雪白色的水池,暖和的春风吹过,整片水池出现层层的涟漪。这是天然风景的静态描述。

这六句周全写出了池水的新春光彩和细细的波纹,然后天然引出词人的层层回想,是甚么回想呢?那就是词人告别故里时的情形。

“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词人回想起昔日在南浦告别老婆的时分,她的翠眉面貌反照在浅浅的水波中,词人回想的重点照样放在春水上。而上面两句“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写词人现在故地重游,季候差别了,水波中也看不到老婆的倒影,只要了几片落花。如此的画境是唯美的。

老婆不在身旁,只要流水落花,大好的春景春色都被孤负了。在词人用漂亮的语句对景致的描述中,无不包罗着对老婆的一片缅怀之情。

下半阕开首三句“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是词人再一次睁开的对春水的描述。那一池的春水境地和惹人怜爱的春水涟漪的画面,就以生动清爽的形态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词人笔下描述的美景是如此的:

春水的色彩像葡萄酒的光彩,水面的沙鸥正拍打着同党筹办腾飞,一只只低飞的燕子擦过水面,如此的画面是清爽天然的,是一幅布满欢乐的唯美的静态画面。

“帘影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小楼的倒影、包孕帘影都浸蘸在这一池春水里。词人看到水中的楼帘倒影,禁不住想起了落于水中的相思泪水。词人由水中倒影引出相思情节,却都句句写面前的春水。景和情高度地融会在一起,可见词人饱含的相思之情。

接下来两句“沧浪一舸,销魂重唱蘋花怨”,写他昔日在江边告别老婆,乘舟远行。是写老婆缅怀出行在外的丈夫,魂牵梦萦的相思和幽怨,这句是词人设想老婆缅怀本身的情形。

唐朝徐夤在读了梁·柳浑的《汀洲采白蘋之什》后,写了读后感:“采尽汀蘋恨分别,鸳鸯鸂鶒总双飞。月明南浦梦初断, 花落洞庭人未归。”蘋花怨以后成为老婆缅怀丈夫的代名词。

“采香幽泾鸳鸯睡,谁道湔裙人远”,这句是写采蘋的幽泾边鸳鸯成双成对地在水中游玩,出门在外的人,有谁肯想着家中湔裙人在悠远的故乡。(jiān,洗涤),也是点出春水的词语,六朝唐宋风气,妇女三月三在河新疆治癫痫好的医院水中湔洗裙裳。

词人设想自他分开后,老婆在汀洲采蘋时重唱起的相思怨词。下半阕后四句都是设想中老婆对本身的相忆相怨,并且经过离情别怨来写春水。

全词只字不提春水,而句句盘绕春水。文句有直接描述春水色彩的词语,如碧粼粼、麹尘、银塘、縠纹、葡萄绿;另有如翠眉照影、涨绿残红、采蘋、湔裙等也是回想中春水的美的形象。词人回想中的春水如同画境通常漂亮,并且是到处布满糊口气味的画面。

对新月的描述:

王沂孙笔下的新月也是很有特色的,那是娇媚感人的新月,也是唯美的新月画境。词人弄月观月,因月感念,写下了词作《眉妩·新月》:

渐新痕悬柳,淡彩穿花,依约破初暝。便有团聚意,深深拜,重逢谁在香径。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千古盈亏休问。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规矩。看云外江山,还老尽、桂花影。

开篇三句由“渐”字领起。词人眼中初升的新月是纤细的,如美人一抹淡淡的眉痕,吊挂于柳梢上,月下的柳梢随风摇摆,柳梢上的眉痕依依。跟着新月渐升,轻淡飘柔的月色穿流于花间,如梦幻般升腾而起的新月恍如分破了初罩大地的幕布,这是一个唯美的月夜。

词人精致入微地描写了初升的新月,布满新意地写出了新月的奇特韵致,着意烘托一种清爽柔柔的气氛。新月是如斯的清爽美好,天然会让人发生亲朋团聚的期盼。

“深深拜”三字写出了词人对团聚的殷切盼望,却又因昔时一同弄月之人未归,词人难免顿生“重逢谁在香径”的难过。于是这因见新月而生的欣喜和殷切的团聚盼望,一瞬间蒙上了淡淡的忧愁,新月也染上了凄清的色采,这是全词的迁移,是词情面感的改变。

“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在词人看来,这纤纤新月就像是还没有画好的丽人蛾眉。词人由此而联想到这是月中的嫦娥仙子黯然伤离、慵懒打扮的来由,因此词人笔下的新月有了唯美的意境。

词人在拟人化了的意味意象中既综合了新月的形色特点,又由月及人,托出委宛崎岖的情素。

上半阕后三句写夜空浩渺,秋气清寒,天如帘幕,如银钩的新月高挂宝帘。高远的夜空更加衬出新月的纤小。这三句中,秋空的冷,新月的小,是点睛之笔,这让词人对新月发生的怜爱之情,词人单独置身于夜空新月下,月色下的词人形象与夜空中纤小的新月相对,这让词作具有了一种幽渺的意蕴。

下半阙写词人因月感念,由弄月观月而导致的慨叹。“千古盈亏休问”总写玉轮盈亏与世事来去的变革纪律。“千古”二字雄浑有力成年人患上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啥,语意凄凉激楚,词人糊口的期间,正是宋元易代之际。他由此而回观汗青上统统好汉功绩、沧桑之变,天然布满了生命长久、世事无常、兴亡盛衰不容人问的沉痛。

“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词人借用“玉斧修月”的典故,体现出极其沉痛的回天无力、复国有望的哀叹。词人所表达的情感之以是如斯悲怆,就是由于它表达了词人没法掌握安排世事变革纪律的惶惑和沉痛。

这不光是词人的忧患认识,这类认识也是人类所共有的,因此词人所表达出的情感能导致人心里的共识。

“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两宋天子都有在宫庭后池弄月的风俗,文句总括历代宋代天子在池边弄月的盛事清景。下半阙可以至此处,词人两次用典,将今昔盛衰倾泻于笔端,在猛烈的对照中,反衬出今时事过境迁、无尽凄凉的情形。

“故山夜永”,是词人以实写虚的伎俩。既由“夜永”托出残月暗淡之景,又意味宋元易代的沉痛,就像这漫漫永夜一样,永世无尽地煎熬着像词人一样的南宋遗民的心灵。南宋消亡的忧伤是这些遗民词人广泛的生理写照。

“窥户规矩”句义呼应上句“团聚意”。宋元易代使词人设想到另日月圆之时“还老尽,桂花影”的情形。桂花影在此处指大地上的月光。玉轮盈仄是有纪律的,而大地江山不克不及规复昔日的清影。词人对祖国的缱绻缅怀之情因此可知一斑。 

全词以作者弄月观月的体验牵引出对往昔的追想,词人因新月初升,发生了今昔纵横的情绪和认识流。词人把新月的差别情态,以及与玉轮相干的典故情面,作为寄寓和变革的外表形体,从而使词人升沉崎岖的情绪,获得无形的载体。可以说,这首词作中唯美的新月形象是词情面感寄寓的载体。

总结:

人与天然是永久的话题,天然风景与人们的糊口互相干注,人们也会有意无意地将本身的思惟情绪注入到天然风景中,如此一来,天然风景会随时给人带来美的享用。

这类享用来自于旅行时车窗外的景致,欢会中的乐山乐水,爱情中的月下花前,也来自于告别时长亭旧道、驿站青柳,伶仃中的一轮明月,相思中的一池春水。

于是咏物中常常以回想中印象最深的糊口情思相衬映,能力写出天然风景的美的形象。如此带着情感写出的天然风景才会不得人心,才会导致人们的广泛共识。

而王沂孙的词作恰好具有如此的特点:他用细致入微的视角透视风景的美,他用精致的情绪描述风景,他描述的风景和画面是唯美的,他将深深的情绪寄寓在风景中,于是他的词作能给人带来美的享用。

本文参考资料:

《王沂孙词集》上海古籍出版社

龙榆生《唐宋名家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

《辞海》第六版 上海辞书出版社

《全唐诗》中华书局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