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思_散文网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zhi wang peng

已经下了很久了。我不知是不是你在哭泣,还是我的心在哭泣。里,雨开始滴,我醒了许多次,要么是被冻醒,要么是被雨声惊醒。当然我也想到了你。

许多年前的一个早上,我来晚了,你告诉了她什么,给她了什么,让她告诉我什么,给我什么,我都不知道。哦,不,我知道,我只知道她告诉我“定”字,其他的,无论我再怎么问,她也不会再告诉我了,要么是笑而无语,要么是“时机未到”,一直到现在,她还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于是乎,几天前,我和她断绝了联系,但是开学后总会碰面的。

我痛恨我当初的痴傻啊!原来她一直在利用我,并没有把我当做真正的好,而我,,,,,,当初的三年,我和她一直在通信,但是我竟然一点也看不懂她写的什么,我就胡乱回了,想说什么,不想说什么,我都写,甚至,我到了只写信不学习的程度,因而学习也一直在下降。我们写的大多也是关于你的。初一时,她一直在问我一个问题“你喜欢谁呀?”,也是她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我向她敞开了心,说出了你的名字。然而她不信,非常不信,也就一直在问我是否是真的。我当然说是真的,只是她不信罢了。但在那时,我只是觉得你很特殊。知道吗?初二开学时我还想给你一封信呢,没有勇气,本来想刚开学时偷偷的放到你桌洞里,结果分宿舍,已经晚了,回教室时,已经7:00多了。教室里坐满了人。我被分到了一班,后来才知道你和她都在八班。她说,第一个念到的就是我。那天中午,她给了我一张纸,那是她写的。

信的内容是:

9月6日上午12:15分( 网:www.sanwen.net )

还没吃饭 家来已12:00.第二节课下课我寻思想跟你说一件事 不过面对你我说不出口。我在路上我一直想该不该跟你说。有人告诉我你喜欢谁,还有人问过我一个关于你的问题。他并没有直接地问。实话,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脑外伤癫痫吃什么药更好>他说的那个你喜欢的人我当时就笑死了。你知道吗?X跟我说过一句话:“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废物也-”

真的,你可能认为我骗你,他怎么会跟我说这种话。这是有一次我上操场再时,结果x只身一人了。就跟我说这些话。我都矛盾死了。他---唉

你---他

What?

你一定要记住一个字,不是我对你说,是x “定”

什么意思????????

“定”什么意思,你肯定知道。

{此处一个哭的表情}

我的英数史还是的老师,你呢?我现在才发现x怎么那么内向 他一直装,可是却露出了马脚。我给你写的这封信不要让别人看,更不要告诉人哦。

除 - 外

已吃完饭1:00

又来了 我写信

X是你。信的内容几乎是这样的。

我好累,尤其是,过去,感觉像是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啊,有些不真实,却又好像真的发生过,就连现在,也感觉那么的不真实。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一直有喜欢的人,那就是你,也许初三时,你看了出来了吧。初三下学期有一次我听见我的后桌的两个人,左面的说我就是个傻逼,初二时你追我我不答应,现在又喜欢你了。右面的疑问你还追过我啊。是怪你太笨,不亲自和我说,还是怪我太内向,不敢问你,还是该怪她,什么都瞒着我?!我怎么不知道啊?你还追过我?!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我快疯了。

初二时她说她怕她妈会看我给她写的信,她不敢点火,让我帮她烧了,结果我们出校门,她让我买一个打火机,她骑着电动车带着我,我们走了好几个地方才烧完几堆。我的也烧了,在家烧的,只剩下了一小包,舍不得烧掉的。现在想想,我什么都听她的,什么都依着她,我也太傻了吧,也不懂得、不好意思拒绝什么。高一时,我拿出来所有的信,忽然明白了一点。初中时我看不懂,现在可看懂一点点了。然而她还是什么都不告诉我,说怕说下去,影响我们之间的。

南宁治癫痫公立医院

自从初二开始,我就经常流泪,是为你啊。到了初三,可就疯了。由于有一次我听了几遍“世界三大禁曲”,分别是黑色的星期天、曲、第十三双眼睛,我的性情居然大变,将周围的人吓得不轻,变的开始几乎一停不停的说话,还说些让人不懂的话。。。。。。可是到了高中,我又变了,变得抑郁了。她说,“我怎么感觉你变得比以前还多愁善感了”。 我好像不想再说太多了。初三毕业,我很,连一眼也没有见到你,连你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我不想流泪,结果泪水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直到我来接我,然而又哭了,流了十几公里的泪,一停也没有停。那时才明白了那首歌的歌词“我不愿看着你泪流了几公里,只是还没告诉你,对不起我你,没有你我无法呼吸”是什么意思。

高一开学几个星期,她给了我一大张纸,说是初三毕业的暑假在家写的。

我讨厌这种欺骗、背叛,她一直在隐瞒,高一有一段,我竟然看到她就觉得无比恶心,甚至想杀了她,买一把剑砍了她,或是买一把匕首刺死她,同归于尽。我快被折磨疯了。也许我已经疯了吧。你知道真相吗?我也不知道全部,我好想知道,尽管知道了也不会回来什么,但是这个结已经憋在我心中好几年了,它在我的心中,压得我喘不上气来,闷得我心疼,有时想哭都哭不出来。我很不好,从高一下学期不久就开始变得不喜欢甚至厌恶人,不想扎到人群里,在人堆里什么都不能做,像一个傻子。你知道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我大多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就直说了,自由活动的时间一般在30-40分钟之间,在这几十分钟里,我不得不蹲在厕所里,蹲得腿脚麻了、疼了,打了下课铃,还要等没有了声音再走,那时,腿已经相当疼,脚已经没有了知觉似的,但还会有一些疼,变得像肿了一样,踩到的不像是地面,无法形容。我与她们没有什么共同,现在好像只有一个朋友了,我也没有特别喜欢。

现在在这里,我经常去一个地方。一个人少的几乎没有人常去的地方。

过了很久很久,我写的字消失了几百个,恢复不了了,我也想不起来了,我哭了一会儿,想了想,没了就没了吧,至少这些还留着。你会看见吗?你当初很恨我吗?沈阳医院癫痫康复中心我忽然想起初二打针,那是我第一次打针,还是在学校的医务室里,我的身体极冷,医生说打针恢复得快,我就同意了。没想到,大概是11月13日吧,下午吧,你和一个人进去了,看到了我,仿佛震惊又生气,进去了里面,你们就出去了。你非不愿意打针,他说了不得,你不去,是因为我吗?你,哭了吗?最后你进去了,一眼都没有看我,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忍含泪,很快就进去了。有好多人看你啊,那时,还觉得很好笑呢,为什么那么一群人都去。你很怕疼吧?!那也怕吃苦吗?!那是2013年啊,我还多么小啊,什么都不懂得。

我想起了你的眼睛,便又想起了初三。有一天中午,我和朋友拖地,是走廊,你们,还在那儿,我们摆完拖把,上来楼梯,你忽然将她抱住,搂住她的腰,她叫了一声,你的眼睛目视前方,瞪得大大的,仿佛在用力憋泪,我们一直往前走,没有说什么,拖地去了,我没有回头,但只听见你很温柔的对她说我没怎么样吧,是啊,我能怎样呢。我注定只能是一个什么都不配知道、不配拥有,被蒙在鼓里被蒙骗的傻子!是,这是我该得到的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无法放下,而且被别人认为是坏人?你知道我有多吗?不,你不知道,但也许你比我痛苦得多,就像,我不理解你一样。

为什么?初三,2015年,一个下雨天,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和表妹坐公交去托管,在公安局的南面的那条路上。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是在新汶吧,我忘了,我将额头放在前面的座椅上,忽然我预感到了什么,猛一抬头,是你!我立马又低下了头,我想,她肯定在后面吧。过了一会儿,你们就认为天下有那么像的人了,最终还是认出了我。你把手机的声音开的那么大,可是我始终拧着头,朝着玻璃。

暑假,一个晴天,车上的人满了,我和姐站在前面。我又看到了你们。你们变得要成熟一些了。挺好的,挺般配的。我一看到你们,就非常想逃掉,想和姐说,又不能说,将下巴放到了她的胳膊上,她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怎么,把头抬了起来,看了看后面,有些挤。我想,我就在这儿吧,不看就是了。我竟然能听得到你们说话。我总是能听到你的声音,也许是你的声音太大了吧。山东十大癫痫病医院是哪些你说那个人怎么那么像我啊,又说是我。你们上去了。你在我后面。你们到中间去了。你们走了。

现在,难道,你们了吗?我好难受,但还是要,你,真的爱她,她只要真的是爱你,你,开心就好。

我们2012年认识的吗?忘记了。现在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那时候啊,感觉你的眼睛,你的眼神,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还只能算作小学吧。初中还是一个学校。我知道你们都很讨厌我吧!?没关系,我也是很讨厌呢!瞧,雨自从昨晚一刻也没有停。难道上天明白我的,叫我不要再。眼眶早已泛满泪水,满满涌出的泪水,我只能用手去遮住。

我想明白那个真相,也许是多年以后,也许我也不会再知道了。

高一,第一个宿舍,她们都说她欺负我,也是,也不知道。她变了,我也变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无法原谅她,那件事,是我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吧,还是什么?她不告诉我,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也好,以后不会再说话了,她要是想告诉我,一开始就说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都什么也不肯说!这张图片,是我打成了字又弄成图片了的,这是那个暑假她写的,少了几行,没事儿,是在生成图片时少的。希望你会看见吧,希望你会原谅我,因为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初二的一个早上,你和一个人在操场,我们班排的队后面。那个时候她找我,等到快到了篮球场她就说去厕所,我们被人群分到了两边,我看到了你们,你们好像在看着我,好像要和我说话,我不明白怎么会是想要问她可是我找不到她了,我看到,你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紧张。我们班的队跑了,我很急,于是追了上去,我看到你好像要叫住我的样子,,,,,,我好像只看到你跑了一圈。我不知道。

你告诉我,你能告诉我吗?你知道,她知道,还有谁知道?还有谁知道!??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头好疼。雨变小了。我受够了她。你不知道我们单独在一起时她是怎样的。

现在不想再写了。希望你会看见吧。

首发散文网: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