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妈妈是故事能手_散文网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是讲的能手,这是我越来越觉得送给妈妈的恰当的一个称谓。她的故事,不是编的,都是真实的发生。如果换一个人来讲,事情也就是那么几句话就完了,而妈妈描述起来,有声有色,能让你脑海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包括人物的神态神色,都能想象得到。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本事。我曾试过,把一些事情和去讲,多不过5分钟,叙述完毕。而妈妈,能把当事人怎么说的,旁观者怎么回答的,都一一必述,让你回到情景再现中,在中国非常认可的新概念英语就有情景再现这一环节,妈妈讲故事绝对是情景再现。追溯起来,这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本事,而是从那个油灯烟火的年代趟过来的人,特殊具备的本领。你想想,50年代到80年代的中期,中国大地上农村的通讯是何等的不发达,而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要想沟通,把信息渠道打开,那么嘴巴的位置是多么重要,不仅要耳朵长长的听,更要听进来善于再用嘴巴表达出去,如果光听进来,到你这里戛然而止,那么故事绝对不可能流传下去,而你,也不能成为信息中心,不肯能成为众人愿意聚集到周围的原因。而善于听和善于讲的人,在交通不便的村村落落,简直就是起广播和喇叭的功能。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对于汉语中“串门子”一词,不会有深刻的。这一词用标准语来解释:东家进西家出,用来休闲娱乐的聊天闲拉呱,一般常见于。在那个通讯极为不发达,交通极为不便利的年代里,串门子简直就是信息的唯一渠道。妈妈的串门子和别家不一样,因为妈妈太勤劳了,她的串门子几乎是微乎其微,比率呢是,忙忙时节,2个月基本不到别人家。可是,她的串门子技巧也是很有说道的,也许是田埂地头的歇息,或者是到别人家借个农具炊具什么的,她就能回来绘声绘色的说上半天,把听来的事件,加上的猜测推理,不仅把过程给家人说清楚,最后还要加上自己的。她能评说天下事情,与她的勤于思考分不开。她的勤于思考,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讲故事了。我们全家人之所以对全村人,每家每户有了解,都是妈妈回来叙说的,因为我们有点时间就是学习,学习完了就是帮家里干农活,生活是简单而紧凑,加上我们年幼,不可能养成串门子的习惯,那么对于所处环境的了解,全部来自于妈妈的讲诉。

从妈妈的口中,我们知道了向生是如何被他妈妈娇惯坏的,知道大集体时候,向生十六七了下地劳动前,还要到他妈身边说“妈妈,让人家摸摸你的妞妞”,妈妈这样讲,是把这个故事当成教育我们的反面教材的范本来讲的,就是娇子惯子是害子,这患有癫痫病一年,请问该如何治疗呢?向生长大后,窝囊不吃苦,拈轻怕重,是那堆同龄人中日子过得最塌锅的一个了,住下三尺高的土坯房,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向生媳妇年年在麦子快要开碾时候,端着面盆和左邻右舍借面。也是从妈妈口里知道,就是这样一家穷人家,不会过日子,逮住好吃的,一顿能吃完。比如别人家杀只猪吧,头蹄下水加上猪板油,怎么也能拉着吃下一年来,而向生家不,吃顿烩菜那猪油也能放一碗,所以他家是有猪肉的日子比别人家都能吃肉,而别人家有油有肉吃的时候,向生家早过上开水煮白菜的光景了,以至于向生媳妇闻到别人家饭熟时候那个馋样,妈妈讲到这里时候,脖子伸得长长的,表现向生媳妇的馋样子,生动和有趣极了。

从妈妈口中,我们知道了洪水奶奶是如何被洪水顺的。从我们记事起,洪水奶奶是不下地干活的,小脚老太太。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觉得洪水奶奶很老很老了,其实现在起来,我们小时候,洪水奶奶也就是50多岁,因为我们小,看人都是仰视的,所以看到大人,而且是50多岁的,就觉得很老很老了。洪水奶奶前年去世的,过世时候那是相当的高寿了,98岁,是这个小村子存在以来最寿长的老人了。洪水奶奶和洪水是从山东来到这里的,也就是那口里口外走西口上来的。哦,是洪水奶奶的女儿嫁到我们这个村了,被别人拉扯上来落脚到我们河套平原上的这个村,而后,洪水带着奶奶来投奔姑姑来了,就上来,据说洪水的早死,奶奶和洪水相依为命,走哪里都不分开,所以来了这个村子后,村人帮忙吧,或者是女儿女婿的帮忙,给洪水和奶奶盖了两间土坯房,安顿了下来。那时候的洪水可能也就是12岁13岁的样子,奶奶给在家做饭,洪水还上了几年级的学。但是洪水特别懂事,感觉到自己不是念书的材料,就早早提出不念了,回家种地挣收入。听妈妈讲,洪水从来不和奶奶顶嘴,吃饭时候多会儿都是把饭盛好,双手给奶奶递上,凡是洪水奶奶想吃的,洪水想方设法的给弄回来。这个我们小时候见证过,洪水是摸鱼能手。因为我们和洪水差个5-6岁吧,我们8.9岁时候,洪水十四五了,理所当然成为村里一群小屁孩的头,我们常常唯马首是瞻,跟在人家身后,亦步亦趋,那就是我们心里的类似于英雄气的人物了。说这个摸鱼,知道70年代末的我们是如何改善生活的吗?这个改善生活是说把碗里的饭食变得有油水些,那就是改善了。有的,带着饭香的,就是在的沟渠里,摸鱼。我们河套平原上的土地,都是灌溉地,每年夏天,黄河的水到了二黄河,二黄河的水再通过总闸到癫痫病怎样才能有效缓解了村村落落的水渠里,这渠里,就有鱼。不是摸1条,或者摸2条3条,洪水摸鱼经常能摸回一洗脸盆去,或者半口袋,就是那种装化肥的塑料尼龙袋的口袋。老天,一洗脸盆的鱼啊,搪瓷洗脸盆底子上描枝带叶的,那可不是今天你到集贸市场上,多花几个钱就能买一脸盆或者两脸盆的鱼,那是一条一条的摸啊,那鱼,大的超过一巴掌,小的半巴掌,都是鲫鱼,我们叫鲫瓜子,一脸盆怕不是有几十条鱼!你说,两三丈宽,十几里长的水渠里,水流的哗哗的,要把在水里灵活游动的鱼摸住,别跑了,要得多机灵,而且摸一脸盆,那得花多少工夫啊。我们摸上一条两条三条五条十条的,已经很了,而洪水,往往在我们耐不了炎热中午那大太阳的烤晒,回家吃饭趴窝了。洪水不,中午鱼儿也要午休啊,午休的鱼好逮啊,在渠底牛蹄踩下的坑里,摁住一个一个泥坑的,准能命中目标,那洪水的鱼,都是中午扛着大太阳摸回去的,所以啊,洪水奶奶就经常有鱼吃了,那鲫瓜子收拾出来,炖起来的香味飘好远好远。那年代,能有鱼吃,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我们拿几条小鱼拿回家,妈妈收拾出来,不够我们塞牙缝的,人家洪水奶奶家,隔三差五的,就是有鱼吃,羡慕死了。羡慕归羡慕,妈妈并不鼓励我们多去摸鱼,她说水里有危险,有时候那水很大的,都要涨到渠边上了,人家洪水会扎猛子到水底摸鱼,我们小小年纪那是很危险的。

还有,洪水在夏天还会偷瓜,大集体的瓜田,说偷,谁也不会过多责怪的,谁叫那西瓜田那么长那么广,那西瓜一地上落的都是,小孩子摘几个,谁也咋不了,洪水为奶奶会去偷瓜。妈妈是这样讲的。因为洪水是很仁义的,是很讲礼仪举止的,在妈妈看来,如果不是为了年迈的奶奶夏天能吃口西瓜,那好孩子洪水会去偷瓜吗?别人偷米偷面都是偷,唯独洪水偷瓜是为了奶奶!是孝举!洪水在逐渐长大,洪水盖新房子了,第一个考虑的就是奶奶要住哪屋,洪水要娶媳妇了,首先领回介绍人介绍的姑娘让奶奶过目,看奶奶相中没。洪水给奶奶过70大寿呀,竟然在全村办的是流水席面,院里的棚子还搭了好几个,全村人几乎都去了,吃油炸糕,吃四大硬盘碗(酥鸡,红烧肉,四喜丸子,清蒸羊肉)给老人祝寿。妈妈说的是全村人,能让全村人都到的场面还真是不多啊,洪水的赢得了全村人的赞誉。

从妈妈口里,我们知道了老董家是如何古怪的一家人,尤其老董老婆,是如何的另类。另类,这是我从时下流行的词里捡出来的一个恰当描述的词,妈妈的原话是狐柳精,狐柳精承德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其实就是狐狸精,可我们当地的方言就讲狐柳精的。老董是江苏人,据老董自己说是复旦大学肄业的,就是没有毕业的。想想复旦大学是何等响亮的牌子,这个响亮的牌子可是帮了老董的大忙了,老董在拿不出任何书面证明的情况下,凭自己口说,愣是在乡的中学谋上了教师的职业。那乡里也没办法啊,人家就是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复旦大学的,乡里人在六十七十年代里,严重匮乏老师的情况下,就把老董弄成老师了。这下成了吃皇粮的了,不用和泥腿子们一起种地了。老董家的情况在村里就另成一种格局,怎么说呢,反正是和正常的家不一样的。就拿老董老婆来说,说话软绵绵的,是那种山东腔里拿着调儿的,“他大爷,他婶子,他姨姨”,老董老婆嘴巴一张开,村里的女人都要撇嘴,村里的男人都很有精神。老董对待老婆那是很好的,老婆睡起来不叠被,都要老董给收拾好。老婆说想吃肉了,老董就是借钱也要割半斤肉给老婆炖上吃。老婆不拿针线,孩子们的衣服破烂了,都是老董给缝补的。村里人就没见过男人这样对待老婆的,而且这个老婆一是不勤劳,好吃,二是还会勾人,整天往人多的地方去,然后软软的开腔了,然后就有那村里的男人去给老董家砌个猪圈墙了,或者把烂的机井给拾掇好了,村里人都说老董是吃软饭的,妈妈和村里女人最看不惯老董老婆没有勤劳的勤俭持家的本领这点。那时候每家每户的日子都紧巴巴的,老董老婆一咯此(此乃方言,意即撒娇),老董就忙忙的给弄去了,没钱,想吃肉了,那就是借几块钱也要给自己的老婆吃啊。这还不是这狐柳精最特色的,最特色的是穿衣服打扮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家家户户大人孩子都穿打补丁的衣服了,家做鞋,人家老董家可不是这样的,老婆什么时候都穿得光光展展的,衣服都是捡最好的,当时最好的布料来做的,什么毛哔叽啊,华达呢啊,凡是供销社里卖的最贵的,老董老婆都要穿在身,时兴尼龙袜子了,所有的小媳妇都还在羡慕知青们穿的时候,老董老婆就已经蹬在脚上穿了。还有那纱巾,老董老婆不是系在脖子里,就是包在头发上,最让村里女人无法接受的是,人家老董老婆头上还会插花。无论村畔院落里开什么鲜艳的花,这女人就会掐一朵,插在自己的辫子上。那个显眼劲儿,就甭提了。村里的女人都是遵循传统思想的,哪怕自己吃糠咽菜,也要尽肯能的让自家孩子,男人穿好些。老董家的家当都在老婆身上呢,三个孩子穿得那个恓惶,有时候裤子后头挂破了,那破布就是忽张忽张的,除非老董给缝补,老董老婆很少操那个心。在妈妈的讲诉里,治疗癫痫要怎么治才能治得好老董老婆就是到男人堆里咯此,就是爱在男人堆里臊眉耷眼的勾引人,所以村里的女人们,包括妈妈凑在一起,最兴奋的话题就是议论老董老婆如何的出格如何的狐柳精。在贫穷的年代里,这话题无异于现在的八卦新闻了,是桃色的,给灰蓝色的年代里加上了亮点。

妈妈的讲述,基本上让我们了解了村里每个老人小孩子的特点,每个人的光荣业绩和污点,在妈妈那里,基本是没有她不知道的.我总是奇怪,她串门子的时间是相当有限的,何来这么大的信息量,她不仅知道本村的,就是相邻的各个方向的村里,稍微能说得上名头的人,妈妈也是知道的,你看哇,如果村里来个卖西瓜的,收破烂的,妈妈上去攀谈几句,就是把人家的底摸清楚了,原来这人是哪村哪社的,是哪个人家的哪一支系。这对于我们姊妹来说,不能不惊异于她这一个本事了。到现在,我慢慢琢磨出点意思来,那块土地,是妈妈从小长大的,是妈妈的一生的承载地。而我们呢,从内心讲是要离开这个村落的,我们的落点不是这个村庄,因此,我们对于生于斯长与斯的每个村民,没有妈妈那般来得热爱,我们把眼光放到外面的世界去了。而妈妈,外面的世界再好,不是她的地盘,她不必要去了解那光怪陆离的世界,她的心不在外面,她深深热爱自己的土地和自己的家,即便现在搬到城市里了,她的嘴里念叨的还是的气候好,空气好,环境好,劳动好。我想她最的,莫过于老家人的信息沟通方式了,那就是你家我家串串门子,就对近期每个人家的概况有了了解了,这些人家的境况,才是是妈妈关心的。妈妈讲故事的本领来了城市居住后,大大受到了限制。因为,城里人是和村里人不一样的,对面邻居不往来,就是碰见了,多问人家几句,人家也是爱理不理的,更不要说能很快谈到家长里短了。城里的人是有防备心的,妈妈总觉得自己赤诚一片心,也能换来对方赤诚地相待。她往往和陌生人交往,不出十分钟,就能把自己家儿女丈夫以及其他事情交代个底朝天。可事实上是,没有哪个城里人会像妈妈这么地,一开口就家底朝天了。城里的老太太也很精明的,哪怕是70多岁的,也不会像妈妈这般,竹筒倒豆子的都说出来,城里是有隐私的地方。妈妈心地无私,所以说妈妈最适合的土壤在农村,在家乡的那片热土上。( 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