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闫珍》6失去_散文网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五)失去

天已经全黑了,晚上没有了白天的炽热,一天的奔波已使她筋疲力尽,她领着三个,找到一个桥洞,暂时安顿下来。

闫珍把三个孩子揽在怀里,却怎么也睡不着,河水哗啦啦的流淌声,清脆的虫鸣声,还有微风拂过的声音,现在都没了农村的悦耳,嘈杂的声音,让闫珍心里也开始烦躁起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具体多少天,闫珍没有数过,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饭,哪还顾忌的了其他。

倒也碰到过好人家,给她娘几个一床被子,让他们不至于睡在地上,桥洞下蚊虫虽多,但有哗哗的河水,方便洗洗衣服,给孩子洗洗澡,闫珍心里也已经很了,温饱解决了,她还能有什么要求呢。

一天,闫珍领着三个孩子再次出去要饭,这些时日下来,她总算找到了点门路,一般在大饭店里都会遭人驱赶,倒不如去一些小户人家,没有意外都会多少给她一点。( 网:www.sanwen.net )

走着,来到一个一个小宅院。

“咚咚”闫珍敲了两下门,“有人吗?”

“咚,咚”闫珍见没人回应,又敲治疗癫痫有哪些方法了两下,“有。”

“谁呀?”没等闫珍说完,屋内传出一个的声音。

‘吱’,门被打开了,对方是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人,穿着还算干净,虽院子里略显冷清,但是表面看去温饱还是没有问题的。

“大娘,俺是从乡下来地,您行行好,给俺孩子一点吃地吧!”闫珍求道。

那人仔细地上下打量了闫珍一番,再看看三个骨瘦如柴的孩子,眼睛里瞬间掠过一丝欢喜,又夹杂着一丝同情,一丝叹息。

“好,快进来吧”大娘一手扶着门,把路让开,就请闫珍娘四个进院,随而又让进屋去。

“老头子,赶紧拿点干粮过来,快点。”大娘边招呼闫珍娘几个坐下,边冲着里屋喊了一声。

“噢,听见了,又不是聋,你这老太婆这么高声干么啊。”老头埋怨道。

没一会,里屋走出来一个1米6个头,皮肤黝黑,佝偻着腰,却很有精神的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些玉米面饼,随手递给了老伴。

看到屋子里突然多了这么多人,老头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又打量着这娘几个,当他的目光停在几个孩子身上时,闫珍明显感觉到了那男人的欣喜,接着转身又走进了里屋,倒了几杯水过来。

三个孩子见有了吃的,就狼吞虎咽治疗癫痫病陕西好的医院在哪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大娘看见,也不免露出了欣慰的笑。

“你娘几个这是打哪过来啊?”大娘开口问道。

“俺家是萍乡张尹村地,家里落难,怕孩子饿着,来城里要饭哩。”这一段时间下来,闫珍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简直就像自己的名字,烂熟于心,一辈子都忘不掉。

“哦,看这三个孩子,还这么小,怪可怜的。”大娘瞅着三个正往嘴里使劲塞东西的孩子,叹着气说。

“没办法,她没能耐,自己都养活不了,但总不能让俺这几个孩子挨饿啊,只能带着他们出来要饭吃。”说着,闫珍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出来这么多天,丈夫一个人在家,她怎么能不担心呢,但又不能现在就回去,心里顿时一丝丝的痛楚和委屈。

大娘赶忙递给闫珍一个手帕,示意让她擦擦眼泪。

“孩他娘,别难过。”说了一句,大娘竟然也不知如何来劝闫珍了。自个家也只能解决温饱,更不能帮上闫珍什么。

突然,大娘似乎想到了什么,急步来到闫珍面前。

“孩他娘,你看这样行不,俺两口子膝下没有子女,你自己带着三个孩子也实在困难,你就给俺一个孩子,俺给你养着。”大娘兴奋地对闫珍讲。

“啊!”闫珍显然被吓了一跳,虽然要饭苦哈尔滨能治癫痫的医院,但她还没想过把孩子送给别人。“这不行,俺的孩子怎么能随便送人哩。”

说着,闫珍起身便要离开。

“孩他娘,你别慌着走,你听俺说完。”大娘忙拉住闫珍,又让闫珍坐下,“俺不是说要你的孩子,只是替你养着,俺老两口年纪都大了,膝下无子无女,死了都没人送终,俺只是想你留一个孩子这,等俺死了也好有个送终的,孩子还是你的,觉得能吃饱饭了,你再把孩子领走,你看怎么样?”

谈到处,大娘两眼不仅泛起了泪花。

闫珍瞅了瞅大娘,又看了看三个孩子,一时为难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万一给了她,那丈夫会不会愿意?万一她们把孩子拐走不让自己见哩?反过来又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困难,一时间她也不知如何让抉择。

“孩他娘,你就别想了,孩子你随时可以来见,俺这老两口又不会霸占你这孩子多久了,是不?”大娘见闫珍左右为难,继续劝道,“再说现在孩子能吃饱穿暖才是最重要的,别让孩子跟着咱大人受罪啊。”

闫珍转念一想,也是,孩子跟着自己只会吃更多的苦头,更何况是三个孩子,还都这么小,自己哪有能力养活他们啊。

“好——-好——好吧。”闫珍终于下定决心,结结巴巴地答应了。

15岁的孩子患上了羊角风,请问能有好的治疗吗?大娘一看闫珍答应了,瞬间高兴了起来,忙又给闫珍倒水。

留哪一个呢?

闫珍犯了愁。

“娘,俺留下来吧,弟弟还小,还不能离开你,俺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你可要记得来看俺啊。”大女儿突然来到闫珍面前说。

看着懂事的女儿,闫珍一把把女儿搂在了怀里。

“娘一定经常来看你,娘以后一定会把你要回来的,大丫乖。”娘俩哭成了一团,在一旁的两个小弟弟看见姐姐和娘抱在一起哭,顿时也哇哇大哭起来,嘴里还塞着玉米面饼。

大娘一阵劝慰。

临走前大娘又给了闫珍一些干粮,又把自己现在的地址告诉她,和留下的大丫一起送闫珍娘三个出了院门,女儿眼泪不住地留,小手慢慢地挥着,向闫珍告别。

闫珍不敢回头,泪水已经不自觉地模糊了她的眼睛,急步向前走去,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刚才大娘告诉她的地址。

两个儿子不停地回头,喊着:

“姐姐——-姐姐——”

渐渐,渐渐,女儿的哭声已渐行渐远,当听不到哭声时,闫珍才回头看了一眼,又赶忙回过头来,擦了下眼睛,继续向前走去。

首发散文网: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