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200米深井中,亲情守护生命25天(2)纪实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7-09




 第六天上午,王圈杰忽然听到有“咕咚咕咚”的声音,远远地、闷闷地传来。他兴奋地推醒了王矿伟和赵卫星:“我说什么来着,抽水了!你们听这声音,用不了几天,水就能抽干,我们就能出去了!”

  连着五天,王圈杰一直没有睡觉,人瘦了一大圈。他总是担心涨水、塌方,危及大家的安全。毕竟人是自己带来的,如果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就是死了也不能心安啊!听到抽水的声音,王圈杰暗暗松了一口气,几天没睡的他躺倒在地,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赵卫星翻身看了看身边的小舅子,王圈杰光着上身,他的上衣在发生事故时被水冲走了。赵卫星摸摸他的头,已经有些发热了。

  赵卫星脱下衣服:“圈杰,你冷吧?我的上衣给你,别冻病了,在这地方病倒可不行啊!”王圈杰不答应:“不用,我能扛住。你从小就比我身体弱,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抽水机不断传来的声音,让三个人对生的渴望更加强烈。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吃喝问题。三个人每天都用捡来的空瓶子接从岩石的缝隙中滴下来的水,多得喝不完。但矿井里没有食物。连着五天肚子没食,三个人走起路来都打晃。他们怀着侥幸,希望能够找到些工友扔在巷道里的食物,但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四周除了煤,只有搭架子用的木头。

  “没有吃就吃树皮!”王圈杰说。树皮很苦,又被水泡得很软,根本嚼不烂,卡在嗓子里需要咽好久才能下到肚子里,但这是唯一能够充饥的珍贵东西。虽然难吃,但吃下去以后人确实不感到心慌无力了!

  每天,三个人都钻进附近水浅些的巷道,分头寻找木头,把上面的树皮扒下来,拿回去大家平分。王矿伟盘算了一下,附近巷道里的木头并不多,三个男人用不了多少天就会把上面的树皮吃光。他不禁想,毕竟人家的亲戚关系亳州治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近,会不会把扒下来的树皮藏起来一些?

  带着树皮回到原地,他有意识地观察着王圈杰和赵卫星的眼神。他发现,两个人的目光闪烁不定,都不愿正视自己。王圈杰负责分配树皮,每次分完,他都有意识地盖住自己的那份,不让王矿伟看到。这一切更让王矿伟觉得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于是,每次独自寻找木头的时候,他都把扒下来的树皮分出一半,撕碎了藏到裤腿里。

  因为有“小动作”,每次他都是最后一个返回。第八天的上午,王矿伟返回时,听到了王圈杰和赵卫星的对话:“圈杰,你别光惦记着矿伟,给他多分饿着自己!从我这份里拿点,不然身体可受不了啊!我个子小,吃得少。”“没事。咱两家都是闺女,咱没了,家里再穷,闺女一嫁就行。人家可是儿子,从小学习又好,矿伟总盼着儿子将来能上大学,他要是没了,孩子还上啥大学?一家人就没盼头了!他是我带出来的,出事以后,我知道他心里在怨我……”

  听到这里,王矿伟热泪盈眶。他解开裤脚,把藏在里面的树皮全倒了出来,捧在手里,快步跑到三个人平时生活的煤渣堆上,把树皮倒在王圈杰和赵卫星的面前……

  日子一天天在黑暗中过去。抽水机的声音一直在响,水位在一天天地缓慢下降。三个人在矿井下已经度过了10多天,所有的树皮都被吃光了。饥饿的折磨,让他们难以入睡,觉得身体像根竹竿一样,已经变成了空心。就盼望着水早点被抽完,自己能够早点上去,好好地大吃一顿。

  而此时,他们矿井上的亲人们却是捧着大瓷碗,一口都吃不下去。第14天的时候,一名救援人员告诉梁玉婷,根据医学专家的结论,人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至多只能支撑15天。梁玉婷把这个消息带给另外两个女人的时候,正是午饭时间。三个女人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谁石家庄专业的癫痫医院也不愿意动筷子,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到了饭碗里。

  三个男人的生命盟誓,

  25天无边黑暗中的奇迹

  7月2日一早,三个人一觉醒来后惊喜地发现,巷道里的水基本上干了!但看了看接水的瓶子,他们又傻了眼。巷道里的水被抽干了,岩壁的滴水也几乎没了,喝水一下子成了难题。王圈杰看看瓶子,急得直跺脚。想了又想,他找到井下作业用的一块塑料布,叠成漏斗的形状,插到一个瓶子里,以保证滴下来的水一滴不落地能落进瓶子里。但每天接到的水只能勉强没过瓶底。

  7月2日,距离矿难发生正好15天。这是人在缺食缺水状态下生存的极限。为了减少身体损耗,三个人决定除了接水喝水,其他时间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互相也不再聊天。“相信我,救援人员快到了!”王圈杰的这句话,是最后的一句。

   而就在这天,王矿伟的电子表没电了,指针永远停在了下午2点18分。没了手表,无止境的黑暗让人失去了时间概念。三个人为了调整情绪,只好靠睡觉打发时间,并用睡觉的次数计时,睡一觉,算一天。三个人每天最渴望的就是赶快睡着。闭上眼睛还可以憧憬,一睁开眼睛,总是失望地发现三个人还是孤独地躺在煤渣堆上!

  按照他们的算法,已经是第21天了。这些日子里,王圈杰侧着身正对着岩壁,根本不敢面对同伴的眼神。他后悔,为什么要让两个亲人、朋友,陪着自己一起到异乡来送死!见王矿伟和赵卫星已经睡着,王圈杰悄悄打开了矿灯。为了节电,矿灯已经将近10天没有打开了。昏暗的光线下,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壮汉,如今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眼窝深陷,根本认不出来了!

  王圈杰使出全身的力气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趴到岩壁缝隙上河北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听还是没听到挖掘的声音。他想哭,但由于过分脱水,根本流不出来眼泪只能捂着脸干咧嘴。动静吵醒了王矿伟和赵卫星,两个人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都用眼睛盯着王圈杰,示意他赶紧躺下,保存体力。王圈杰喘着气,说话声音越来越低,“卫星、矿伟,是我把你们拖累了。我不该把你们带出来,我对不起你们让我去死吧!”说着,他试图离开大家。赵卫星因为身体虚弱来不及起身,赶紧用脚将他绊倒。王圈杰忍不住抱住姐夫,呜咽起来。

  赵卫星有气无力地说:“圈杰别这么讲。老天爷真想要我们的命也没办法,不怪你!”王矿伟也使劲向王圈杰挤出了个微笑:“是我们的运气不好!”三个人又一起并排躺到了地上。三个人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是能活着出去,还是会死在里面?忽然,赵卫星想起了挂在巷道石壁上的黑板。他重新打开矿灯,在灯光下摸索着。

   “找啥?”王圈杰对姐夫突然的举动很是不解。“粉笔!”赵卫星回答道:“把家里的事情交代一下。一是家里的拖拉机,刹车档坏了,我弟还不知道,得告诉他。再有,我得告诉我媳妇,我死了以后她一定别守寡,她又没有工作,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生活啊!”

  “我也得写两笔……”王矿伟说,他儿子还有两个月就满12岁了,他想告诉他,自己现在最想他。王圈杰则挂念着大女儿,孩子眼看要考初中了,自己要是没了,一定不能让家里告诉她,影响孩子复习……

   “我们还要记录下我们坚持了多少天,大家是多么的坚强、团结,一定要让家人知道,让社会知道!否则,守了这么多天,太冤枉了!”

   找到粉笔写完遗书,三个人都很兴奋,似乎忘记了随时要吞噬自己生命的死神。三个人决定向外走,救援人员找不到他们,他们就主动去找,死也要死得像个纯爷们!拉萨治癫痫病有哪些正规医院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向矿井口的方向走去。一路歇了无数次,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他们听到了类似劈柴的声音——是救援人员在清除巷道里的支撑木!他们激动得拥抱在一起,干涸的眼睛里居然湿润了!

   “打开矿灯,去巷口!”王圈杰喊道。大家抱着矿灯,拼尽生命的最后力气“跑”起来。这时,对面传来了一道光束,紧接着两道、三道、无数道!终于盼到了!三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一起瘫软在地上……半个多小时后,他们躺在担架上,感到眼罩上一片金黄——是阳光,暖暖的。他们活了!

   那天是7月12日,三个人在井下整整坚持了25天!

   经过两周的治疗,王圈杰、王矿伟和赵卫星各项生命体征稳定,精神状态良好,各器官功能基本正常,达到出院标准。

  7月29日,他们回到了老家。当车驶到村口时,全村男女老少都站在村口的村委会门口迎着。客车还未停稳,村民们就围了上去。车门打开的一刹那,现场立刻凝成三个“人团”,紧接着是闷雷似的哭声响起。

   回家的路上,王矿伟一直紧紧握着妻子梁玉婷的手。“以后谁看我也不在乎!”王矿伟深情地说。经历了这样的生离死别,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让三个人害怕,住院的时候三个人就商量好,把7月12日定为共同的生日,作为今后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去纪念。

   有关资料显示,类似事故发生的第一天,被困者生存率为74%,第二天为26%,第三天为20%,第四天仅为6%。也有人在强大意志力支撑之下,生命极限达到10余天。而25天的生命传奇,一切科学解释都很苍白,在亲情友情面前,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