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苏舜钦《水调歌头・沧浪亭》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7-03




【原文】

  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

  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拟借寒潭垂钓,又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


【译文】

  潇洒脱俗的太湖岸,清新明净的洞庭山。鱼龙潜藏水底,浩渺弥漫的太湖笼罩着迷雾云烟。正想起曾经隐居在太湖的范蠡和因思念家乡的鲈鱼而弃职的张翰,那扁舟冒着傍晚的暴风雨,绕过沙汀和水湾。

  大丈夫应有远大抱负,就像那正午的太阳,光芒照人间,令人羞耻的是一事无成,疏放轻闲。我正是年富力强,可为什么变得这么憔悴,早生的华发代替了昔日的朱颜?我打算借这寒潭垂钓,又恐怕有人猜忌,使人们不敢同我交往。我还是把船摇到芦花深处,彻底地做个隐士,默默地坐看水面起波澜。


【赏析一】

  苏词仅存此一首,作于被迫闲居期间。词人壮年被斥退出官场,个人志向不得施展,内心的愤慨可想而知。

  词的上片写隐逸之乐。在湖山之间潇洒度日,与“鱼龙”为伍,追慕陶朱、张翰之为人,扁舟垂钓,载鲈归来。自然界的风风雨雨都不置心中,它们也不可能象官场中的暴风雨那样伤害词人了。下片才写出被迫过这种生活的痛苦。宋代文人士大夫皆有“先忧后乐”的济世精神,轻易不言退隐。即使言及隐逸,或者是故作姿态,或者是出于无奈。苏舜钦就是出于无奈。所以,过片明确表示:“丈夫志,当盛景,耻疏闲”,其真实心声是抗拒、排斥这种生活方式。对“壮年”的追问,充满着愤慨不平之气,词人其实并不“潇洒”,并不超脱。故作“垂钓”状,事实上则“又恐鸥鸟相猜”,这依然是词人内心进与退矛盾的形象表露。“无语看波澜”的结局,就是一种不甘心的表示。词人后来再度出仕,就说明了一切。


【赏析二】

  全词写作者被贬谪而壮志难酬的彷徨和忧心。上阕写作者隐逸于太湖旖旎风光的乐趣,下阕写作者深感岁月蹉跎而志向难伸的苦闷和惆怅。

  从沧浪亭极日远眺,一览太湖风光。虬风物潇洒,澄静深远,烟波浩淼,水流旷癫痫病初期的特征远。作者完全沉浸在与天地同乐的沉醉中。其在《沧浪亭记》中说:“予时榜小舟,幅巾以往,至则洒然忘其归。觞而浩歌,踞而仰啸。野老不至,鱼鸟共乐。”作者自号“沧浪翁”,其人生境界似乎已经达到“乐天”的程度(观代哲学家冯友兰言人生有四种境界:知天、事天、乐灭、同天)。然而,“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突然,某种意识发作猛然将作者拉回到现实中,某种生命的忧思和烦恼在心中升起。而“念”“忽”“急”“还”更是展现了一种意识的时间之流。扁舟急桨,撇浪载鲈,在天地归一的境界中惊现了人生的繁忙和生命的艰难。“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则昭示了人生之路的风雨猝然与曲折蜿蜒。上阕之转折在于“忽”字,将自我生存的意识唤起,从而使得作者脱离归隐自然的混沌状态,而有意识于生存意义的危机。

  “沧浪亭”取意于屈原《渔父》所载孺子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精神。表达了古代君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态度。故而可以看出,苏舜钦始终摆脱不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情结。很自然响应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大夫精神。苏舜钦被削职时正值人生壮年(37岁),因此对“华发改朱颜”有深切的担忧。欲对历史寂寞有所克服和超越,不甘于生命的淡出,便是上阕一“忽”字所拉出的本意。作者欲凭临寒潭隐居,却担心不被鸥鸟信任和接纳自然是托辞,生命看不到出路,时间正黯淡着光芒,未来之路不明朗,施展抱负的机会太渺然,这才是根本的痛苦。因此,全词以那种看似闲适却以充满反抗与无奈情绪的“无语看波澜”的情景收场。正点出这句真理:所谓波澜便是世间,世间便是波澜。

  这首词虽侧重写太湖风景,抒发作者愤激之情,但作者由遭谗而退隐,再到心甘情愿地退隐,由忧谗畏讥转为愤世嫉俗,进而转为疏狂的心路历程交代得清楚明白,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作者身处逆境、不甘沉沦、奋力抗争的积极人生观。刘熙载有言:“一转一深,一深一妙,此骚人三昧。”(《艺概·词曲概》)苏舜钦这位倚声家深得其妙。词中,他由“烟雾深锁”转为“落日暴风雨”,而至“刺棹穿芦荻”。由“方念陶朱张翰”转为“拟借寒潭垂钓”。再到“无语看波澜”,一转一深,越转越妙,景生情,情生景,情景交融,从而揭示出词作的底蕴。


【赏析三】

  本词是苏舜钦的小孩癫痫症状有哪些仅存之词。北宋庆历四年,范仲淹、札衍等人推行“庆历新政”,延揽改革派人才,苏舜钦作为宰相札衍的女婿,被范仲淹推荐为集贤校理、监进奏院。时值进奏院祭神,苏舜钦遵循惯例卖废纸换钱举行祭神酒会。保守派借机打击改革派,弹劾他监守自盗,被撤职流寓苏州。

  并在此购下了一处荒废不堪却很幽静的花园,临水买石筑成沧浪亭之后,写有著名的《沧浪亭记》,而本词亦作于此时。


【赏析四】

  上片描摹风景,景中含情,写隐逸之乐,喻人生曲折。“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浩淼太湖,碧水万顷,波静水暖。湖岸景物萧疏,湖中远静卧青青淡伫洞庭山。湖底深处鱼龙隐,烟雾深锁渺弥间。起首四句,总摄太湖风景。潇洒、淡伫,二句互文见义,写出湖岸和洞庭山的湖山之秀美。景物的实写却寓托了作者自己的遭遇和内心的苦闷:现在的自己不也如同被禁锁在云雾渺弥下,被深隐湖底的鱼龙一样,不得施展政治抱负吗?一个“隐”字一个“锁”字把作者突遭贬后怀才不遇的愤懑之情隐隐透露出来。“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深隐紧缩烟雾处,萦萦思绪念先贤:陶朱轻舟泛五胡,秋风吴中归张翰。思绪萦回件件事,忽见扁舟载鲈急驶还。笔锋一转,由被诬陷落职,闲居太湖,满目山水,抱负成虚,自然地联想起与太湖有关的两位古人:一位是有复国之功的范蠡,因忧谗畏讥而归隐江湖,一位意欲全身避祸,见秋风起而归隐吴中的张翰。自己虽“少慷慨有大志”,想为国家出力,却被罢居苏州,但看看他们的主动的毅然归隐,明智逃过了政治迫害,就我现在的处境也就聊以自慰了。思绪正思接千载,忽见急桨扁舟撇浪还。“急”、“撇”二字所描绘小船劈波斩浪的生动画面,使心中对陶朱张翰怀念,显出深远激动的情致,又见出词人内心深处的些许振奋与欢愉。……“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日落时,天突变,急风骤雨天昏暗;归去路,多坎坷,曲曲折折绕汀湾。以写景结束上片,却用“暴”和“绕”两个字暗喻作者此时的内心的愤懑。一个“绕”字,实写出水湾之多,道路曲折缠绕,更暗喻词人仕途的坎坷和人生的曲折。远离了官场中的暴风雨,自然界的风风雨雨何足惧也?

  湖山之间潇洒度日,与“鱼龙”为伍,追慕陶朱、张翰之为人,扁舟垂钓,载鲈归来。自然界的风风儿童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好雨雨虽仍置心中,但它们不可能再象官场中的暴风雨那样伤情害人了。写景由淡到浓,由静到动;而写感情也是由平静到翻腾,为下片追问壮年的抒情作了充分而自然的铺垫。

  下片直抒胸臆,追问壮年,写罢居生活的苦闷与无奈。“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自己少怀大志,又当景盛之年华,耻于这种投闲置散生活。然而,方正富之壮年,就如此容颜憔悴、白发盈颠、满目沧桑,竟为何事?!换头就连用三言短句,直抒胸臆:一个“耻”字写出了对这种“疏闲”生活的抗拒、排斥,合盘地宣泄出正值壮年便遭陷受贬境况下,怀才不遇,青春蹉跎,颜容憔悴,早生华发的愤慨与不平;着一“何事”二字,故以反诘语气出之,更觉感慨万千。由此透露出词人的贬谪生活既不“潇洒”、亦不“淡伫”的贬谪生活。“拟借寒潭垂钓,又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本想寒潭垂钓久,心随鱼鸟远。修竹慰愁容,隐居度清闲。又恐被疑韬晦计,戚戚小人更谗陷。史载作者以“罪人”罢居苏州时,一些“鸥鸟”小人便企图通过与他的接触抓点把柄,致使他“闭户不敢与相见,如避兵寇”,“拟借寒潭垂钓”以求自适。一时门庭冷落,交游几乎断绝,于是他在沧浪亭中,只好以“修竹慰愁颜”,终日“心随鱼鸟闲”。“拟借寒潭垂钓”,既是安慰自己,也是无可奈何;“又恐”、“不肯”两句,就真实表达内心的不甘与苦闷,更表露出作者进退矛盾的心绪。“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索性驾舟刺棹起双浆,乐穿芦荻游前川。沉默无语细品味,冷眼向洋看波澜。结尾以“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营造了一个苍茫阔大的背景,他架一叶扁舟,穿行在茫茫芦荻之中,独倚船舷,静静观看起伏不断的波澜。词人政治上遭受打击,壮志难酬,转而寄情江湖山水,虽然抑郁惆怅,却也真纯自然。词人由忧谗畏讥转为愤世嫉俗,进而转为疏狂再到退隐。借景抒情,寓情于景,宕开一笔收束全篇。“无语看波澜”的结局,就是一种不甘心的表示。词人后来确也再度出仕,复为湖州长史。这正应了唐代·李商隐·《安定城楼》中的那看似洒脱实则深含痛楚的两句悲歌·“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赏析五】

  词的上片借景抒怀。“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从写景入词,将太湖岸和洞庭山秀美写出。苏在词中好像是在写隐逸之乐,在湖光山水间潇洒淡定度时光,实则借景写出作者遭贬,个人政治儿童患了癫痫该如何治疗?抱负无法施展的心头郁闷。苏与鱼龙为伍,追慕古人,他用湖中的龙鱼比喻自己,烟雾深锁是指苏当时所处的环境。“方念陶朱张翰,”是作者想起两位古人陶朱和张翰,急流勇退,避祸全身而退。“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风波浪里一叶扁舟飞流而来,满载鲈鱼的给人以快乐,也是词中一抹亮色。“ 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用“暴”和“绕”两个字暗喻,词人远离了官场中的暴风雨,自然界的风风雨雨也就无所谓了。

  词的下片作者直抒胸臆,写出了他的无奈。宋代文人士大夫皆有“先忧后乐”的济世精神,轻易不言退隐。即使言及隐逸,或者是故作姿态,或者是出于无奈。“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苏正值当年,因遭人陷害,耻于疏懒闲居,无所事事。他对“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的追问,是苏的真实心声,表明了他正在应当为国家效力之时,胸有激愤不平之气。只是面容已憔悴,白发已上头。“ 拟借寒潭垂钓,又恐鸥鸟相猜,不肯傍青纶。 ”词人并不潇洒,故作“垂钓翁,想隐居沧浪亭,做一名寒潭钓翁,事实上又怕一些政敌和无事生非人猜忌。”青纶“指佩系官印的青色丝带。亦借指官印和高官。”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刺棹“二句,写出词人内心进与退矛盾,抒发了苦闷而旷达的心情。借词说既然与世不合,倒不如荡起双桨,穿过芦荻,在沉默中冷眼观看人世的风云变幻。”无语看波澜“的结局,词人由忧谗畏讥转为愤世嫉俗,进而转为疏狂再到退隐。更是词人一种不甘心的表示,词人后来再度出仕,就说明了一切。

  苏舜钦词仅流传下一首,而他有诗八卷,存诗215首。涉及现实内容的大约23首,占十分之一。他不专力写诗,而且他去世得太早,他的诗写得少。但这些不多的诗歌,已使我们看到一个爱国志士的高大形象。苏壮怀激烈,忧国忧民,不忘外辱,建功立业,在宋代诗词中最早见于苏舜钦诗词。他的《庆州败》记叙了宋王朝与西夏战争的失败,痛心疾首地批评了朝廷在边防措施上的松懈和将领的无能。他的诗《对酒》:”丈夫少也不富贵,胡颜奔走乎尘世!予年已壮志未行,案上敦敦考文字。有时愁思不可掇,峥嵘腹中失和气。侍官得来太行颠,太行美酒清如天,长歌忽发泪迸落,一饮一斗心浩然。嗟乎吾道不如酒,平褫哀乐如摧朽。读书百车人不知,地下刘伶吾与归!“苏舜钦的小诗,写得相当精致,如《淮中晚泊犊头》:”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