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言情小说《紫色的石头在飘雪》文学小说www.hlmsw.cn,永远伴随你一生简谱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他不是我的理想国王

purple是我哥在北大新开的一家酒吧。哥不仅是那儿的老板,也是那儿的乐队的鼓手。我当时几乎每晚都会去酒吧,完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喜欢那种在舞池里醉深梦死的的刻骨空虚。常常会听到,有个叫杜雨哲的20岁男孩,今天在那个区跳舞了,估计有世界舞冠军;明天他要在上海参加大学生讲演咯;代表全国的大学生在日本投资商面前展现中国青年的风采……我偷偷的想,这样的男孩子一定很健康,很阳光。

见到他之后,果然,他的样子令我大失所望。飘红得捎颈直发,高挺干瘦的身材,英俊的脸庞。这男人在其他人算是美轮美焕咯,但在我的眼里,他的长相始终不合格,太阴柔,太美阳刚之气了。

他来的第一年,我18岁。看着他闪过来闪过去的身影,我只能窝在角落里自己身自己的气。杜雨哲可以弹钢琴,可以开嗓唱歌。可惜每天晚上,他只弹一支曲,只唱一首歌。我死活也不肯再唱,谁让哥哥不相信我的实力,请来了杜雨哲,把我哄下了场。几天下来,在这种经营状态下,酒吧没晚竟然人满为患。世界果真是太奇妙了,我不得不叹服。

有时,他会在散场之后,缩到我的身边。然后眨着天真的大眼睛问我:“酒癫痫病属于什么科吧为什么会叫purple?”

“紫色代表浪漫呗”。我当时对他没有多大兴趣,只当他是在借口故意搭讪我,就没有对他说太多,我不会说出,那其实是隐藏在我内心十一年的牵盼。不知当年,忽视了他眼中闪过的被我打碎的奢望。

算是一个约定

pueple凭着他的人气,终于扩大了规模。哥哥的生意也越做越火。杜雨哲在这个小市区里,比周杰伦都红。也逐渐赛过了我和哥哥的名气。本来是要讨厌他的,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在渐渐地爱上他。

西北的冬天非常冷,特别是甘肃的天水。这个处于冷空气高发的市区,干涩,冷清。就在这样的天气里在寒霜未退的早晨,我都会用手机准时叫醒他,然后撒娇的说:“美女在叫你起床”他便懒散地说:“可惜你不是美女。”我压低了声音:“昨晚梦见我没?”他就一惊一乍得说:“糟糕,一见到犬夜叉,就把你忘了。”哎------所以我讨厌那个犬头犬耳的夜叉宝宝。在他眼里,我连一个狗都不如吗?阴云把羲黄故里罩的密不透风。枫叶也没有以前那么干爽。我们桌在靠窗的座位上。他仰起头,看着窗外飘落的白雪,不语。

我仔细的看着他,那时才突然发现,他真的长得很好看。修长石家庄看癫痫病医院好粗壮的睫毛,明亮的眼里,尽是说不出的柔情湿润的红唇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下了雪,我门就一起去小华山堆雪人好不好?”他好像并没有发现我在痴迷的看着他,猛地抬头,还真吓到了我。

“为什么要走那么远?”我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慌。

“因为那儿不会被人发现,雪人也不会不见。”他笑了,很温柔:“看见了吗?雪是紫色的。”

我本来是要大笑的,看到他那副天真和若有所思的样子,只能随他的情绪一波一波的起起落落。他怎么会有那么幼稚可笑的想法?谁会偷一个雪人呐?再说,透过紫色的玻璃看世界,雪花当然是紫色的咯。

SD可爱的脸庞,出格的行为

12月9日是我的生日,也是purple开张三周年的日子。那晚,所有来酒吧的客人一律有免费的鸡尾酒喝,雨哲请的客。我看着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生活。听哥哥说,他有一位上海的故友,是中日混血儿,前几天刚从日本回来。今晚,她会来这儿。我没忘记捕捉哥那一晚眼中的绵绵情意。我以为,那时他的眼睛肯定是有生以来,最亮的一次。

晚上十点的时候她终于来了。亚麻单色的长卷发,美丽的大眼睛,时尚小孩患上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的打扮,活像一个SD娃娃。她只是冲哥哥笑了笑,然后转向坐在吧台上的雨哲,两人想见如故,并且有说有笑。

他们还真时有很多巧合,都喜欢吃苹果,都在上海长大,都喜欢说话说到一半就嘎然而止,都会弹钢琴,都好会唱歌。唯一不同的是,她不喜欢紫色……那一年的雪夜,没有他。雨哲和那个SD娃娃第二天就回上海了,两人走的匆忙。

在看到他已经是来年冬天了。他在这儿的人气,并没有因为他一年未露面而消减,来酒吧看他的人反而更加得络绎不绝。

他仿佛一尘未变。只是眼神里多了一琐碎,少了一分纯净。雨哲有女朋友了,这话我已经是第n次听到了。当时我只有麻木,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活,哥哥,却越加的精力旺盛。这恐怕就是西北的男人吧,遇强则强。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想法的确幼稚了些,哥哥整天整夜的忙碌,一时也不肯休息真的是因为他的精力旺盛?

我对雨哲冷谟了许多,但依然会陪他坐在窗边看枫叶,听他在台子上弹钢琴唱小曲。只是,和她唱情歌的女孩子变成了他的女朋友。

这个女人——林羽子,不常和我们说话,一副高傲公主的模样。她的清高很讨人厌,不只有我这么认为。有几位太妹好像对他很不满军海医院靠谱吗。有一晚 ,我经过厕所走廊时,无意间瞥见窗外,闪着一点一点零星的火光,黄黄的,透着股阴气。

“你这个女人很碍眼知道吗?要是雨哲的女朋友是利琪,我们没意见。可你这个臭丫头凭着自己的脸蛋,就只会勾引人”。霸道的声音,好像是在为我抱不平,但实质上,是想我这个长相平平的女人,没有林羽子那么有本事绑住雨哲。对我,她们算是在及尽讽刺咯。

“碍眼——?”林羽子冷哼了一声以扶持是不惊的样子“他是我未婚夫,对他,我有绝对的领导权。”

后面到底进展如何,我完全意识模糊。没想到,一年,只有一年的时间他们竟然会进展得这么快,快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回到大厅时,林羽子安然无恙的站在雨哲身边,正亲热地搀着他唱着情歌,再看看周围,那几个太妹竟反常地消失了踪影。后来才知道,林羽子空手打倒了三个女人。

我开始断绝了和杜雨哲的一切关系。不是因为我怕了林羽子,只是畏惧林雨哲是林羽子的未婚夫。

又是一年就这么的过去了。2004年,没有回忆,没有留恋。只是一看到紫色的东西就非常非常的喜欢。不是也会想起,有个男孩,想和我堆一个紫色的雪人。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