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蒜皮人生(15)-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14
    这是一个很难界定年龄的人。
    可以说他三十岁,也完全有理由说他四十岁。额头上的纹路如雨后的蚯蚓,一张嘴就波浪起伏,下嘴唇有点儿下撇,是个命苦相。有多少到口边的福都让他这下嘴唇漏掉了。大热的天,头顶捂着一顶小县城很少见的导演帽,帽子的颜色灰不几几的,不知是没洗尽,还是布料本身不鲜亮,装饰帽子的叶柄上却缀着一枚桔黄色的小叶。帽子戴在头上,分明是一颗末成熟的水果过早地枯黄了,让看见他的人惋惜不已。
    这人是秦剧团的职工。
    人是秦剧团的,却不会演戏,也不是领导。学校兴学工学农那阵,李子龙在学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作为一名合唱队员,宣传毛泽东思想。上高二那年学校排演《智取威虎山》,导演和主演是学校喜欢文艺的吴老师,他找杨子荣寻少剑波,借来座山雕,把演一撮毛的角色和杨子荣上山后,只有一台句词“三爷,他不是空子,他是个溜子”的小土匪这两个角色安排给李子龙演。李子龙在排练期间,左脸上粘一撮头发,整天舍不得拔。嘴里“空子、溜子念叨不停。有一天回家吃饭,端起米碗饭,不知怎么对着他爸说:“三爷,他不是空子,他是溜子!”他爸认为儿子发了神经,一掌甩过去,米饭碗打的糊了一脸,滚烫的米饭把两个眼皮烫伤了,两个眼皮也可怕地跟着下嘴唇向下撇着。
    学校排演的《智取威虎山》获得巨大成功,最幸运的是一撮毛的扮演者因新近烫出的一副下撇眼皮和独特的面相被县文工团作为特型演员看中。那年他恰好高中毕业,就顺顺当当被文工团招了工。                                        
    县秦团其实是原来的县文工团,只是为了适应市场形势才改成现名的,以前虽然以演现代革命样板戏为主,但演员底子却绝大部分出身秦腔,李子龙虽然也很喜欢秦腔,毕竟没有拜师学过艺,只能跟上胡哼哼。
    改革开放后,现代戏演得少了,又改演秦腔,偏偏县城人就好听这一腔,只是李子龙的演技却没有多少长进,在文工团时连《红灯记》中的王连举这样打一枪接一次头就下场的反面人物也演不了,只能演匪兵甲乙丙丁中的乙或丙,让他走中间才不会失误。
    每演一场戏,导演就要把所有的不顺气倾头泼在李子龙的身上。骂李子龙身上少了一根筋,抓起一团子,放下一摊子,一上戏场他给人的感觉是往地下跌。他却认为,自己是特型演员,应该保持和弘扬自己的特点,整天萎萎缩缩的,脸上皮多肉少,性情却极随和,读了很多剧本,满脑子才子佳人的侠肝义胆柔情蜜意,捧着一副笑脸,日子久了就把脸皮多余部分运动到了额头和下巴部位。李子龙越笑越让人觉得难受,给人的感觉是他已经伤心极了,让你不忍心再看他的脸儿童癫痫黑龙江哪所医院好
剧团团长有心让他学戏,怎奈朽木不可雕,台下展展脱脱的李子龙,伶牙利齿,台词背得烂熟,上了戏台,人身子就只管往下缩,结结巴巴不成样子,前脚走下场,转身就扯着幕布给前台的演员提词。典型的晕场。场下人又出奇的勤快,拉大幕,换灯泡,提水倒茶,打扫卫生,外出演戏装箱卸箱,累得满头大汗毫无怨言。也代售票员售过票,但一接触到经济他脑子就乱,收了三天票,短了三十七元整,吓得李子龙一个礼拜提不住裤子,团长也就不忍心让李子龙转行。
李子龙唯一的一次壮举便是有天他提热水瓶进了剧院,就看见三个油里油气的青年在后院围住一个青年女子拉拉扯扯,李子龙忽然生发出一副侠义心肠,大吼一声,提着两个热水瓶就冲了上去,脚下一绊,手里两只热水瓶脱手甩了出去,只听得一声钝响,无异于两颗威力巨大的手榴弹。
    那女子就跟定了李子龙。并且追着缠着哭着闹着嫁给了李子龙。很久以后,李子龙才知道那三个青年是为谁和她睡发生了争执,本来说好猜拳谁赢了谁带女子的走,划完拳两位输家却反悔不干了,以致吵吵嚷嚷起来的。
    结婚后媳妇啥都好,就一样事提不上桌面,她性欲太强,天天晚上逼着李子龙战斗不说,几乎是碰见谁都往床上拽,闹得剧团一片嘘声,李子龙赶也赶不走,因为这女子的作姑娘时就被爹娘赶了出来,她也需要一个窝。无意中才得知是一种甲亢病。于是看病,吃药,妻子的病才渐渐好了,后来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可李子龙却乐不起来,这几年妻子看病把家里弄得一贫如洗,自己感冒后为了省钱拖着不看,由咳嗽转成慢性气管炎,一有风吹草动就咳嗽个不停,体质也日渐其差。更要命的是剧团终于宣布关门停业,会唱的会跳的会拉会吹的早已奔了歌舞厅,就连那什么也不会只有一副漂亮脸旦的小姑娘都被请到什么广告公司当了礼仪小组,最差的也干了宾馆服务员。李子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好跟着妻子到公园门口摆个冰箱、食品柜卖儿童的各种食品,夫妻俩柜子连着卖,李子龙卖的却不及妻子的三分之一,妻子也不说什么。
    恰恰在这个时候,县文化局集资修楼。
    这可以算做小县能人的一大创举。
    文化系统如今穷得放个屁都不臭了,以前却风光过,单位一圈土墙围起一座挺大的院子。就有聪明的人建议把这院子一隔为二,给职工修住宅楼,省下地皮钱。统一规划,统一修建;自筹资金,自选楼层。不掏地皮钱,只掏建筑费,这便是极便宜的。单位领导说这是给职工办了一点儿福利,对外说是适应国家房改政策,自筹资金自建房屋。
    第一个单位创造出来,县上的头头不知是不知道,还是默许了,对此事不与评说,其他单位纷纷效尤。以前文化局改革走在了后面,几个下属单位解体,这次绝不会放过机会。一时间清闲了多年的县设计院门庭若市,被三角债拖入倒闭深渊的建材企业意外得来不死之药,以前一块砖八分钱送到工地,半年后才敢张口讨钱,现在砖还没有进窑就有人订了,而且掏的是二角一分钱的现票子。
    住楼房对李子龙来说几乎永远是个梦,他本来打算在单位分的一间平房中平庸地度过一生。眼看定房日期到了,房子只剩六楼最后一套了,局长(原先的团长)掐指一算,七六年前的老职工就李子龙没申请住房了,局长叫来李子龙对他说:“你这个瓷种,咱们单位这辈子就修一回楼房,你不买以后老了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连个住处都没有,住不起五楼二楼,难道住不起一楼七楼。没钱了不知道贷款,银行的门开着嘛!再说,谁还把钱顶在额头等着用?你老婆害病你花了多少钱?还不是都寻下了。”
李子龙大彻大悟,遵照局长的吩咐,买了一条黑兰州烟,两瓶市场上走俏的黑崆峒酒到营业部牛主任家。心里胆怯,就带着十一岁的女儿李小莎一块去。                                      
    营业部牛主任本来是不打算接待李子龙的,李子龙一进门他却改变了主意,马上就要“七一”了,如果李子龙硬要把礼物放下,他明天一上班就送到单位检察室去,运气好说不定能弄个“优秀共产党员”当当,最不济也算是给自己找得打了一支防疫针,咱这不就是“拒腐蚀,永不粘”吗,但最多只能贷五万元。李子龙的老婆在公园门口摆摊,怎么着还是有姿色的,只可惜病好的太早,要不兴许还能尝尝那疯狂劲儿。还不上款就把他俩的货摊子给收拾了。
    主意一定,嘴里就含含糊糊应酬了几句,正要下逐客令,却被儿子和李子龙女儿谈话的声音又一次改变了主意。
    原来牛小宝和李小莎在同一班。
    上级检查组来了,同学们知道检查意图后,同仇敌忾,以为牛小宝是最可恶的犹大,同学们把牛小宝孤立了起来,没有一个人与他来往。小小的年纪尝了几天叛徒的滋味,孤独得很,心想自己无非是开个玩笑,老师打了也是应该的,干嘛把这件事弄得这么复杂。有心不上学吧,这阵子能往那里躲,学校老师也把他当神仙,交不交作业,上课作小动作,老师们视而不见。今天见李小莎来了,就热情招呼起来,又是端糖果,又是杀西瓜。李小莎因为到了同学家,自己的爸爸又求于人家,女孩儿家同情心浓,自然放下武装,和牛小宝交流班上的情况。
    牛主任一般情况下并不牛,记忆特别好,打得一手好算盘。小时候在伯父家长大,受够了欺压,也把伯父母整得不轻,如果用起心计来,小城几乎无人可比,要不三十五岁的他,怎么能坐上如此贵重的宝座。                                        
牛主任当然绝不会因为张新德打了自己儿子一个耳光,就如此兴师动众,实在是有他不便说出但却不愿就此罢休的原因。
人活在世上,有很多出于本能,该干什么不干什么并不完全由理智支配,要不世界上的人类就灭绝了呢。男人如果不追女人,世界上必定就有一天没有了人类。于是那些战斗力特别强的,不但给世界张家口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创造了麻烦,也给自身制造了不少麻烦。好像不这样,生活就不丰富多彩一样。
    尤其当腰包涨的鼓鼓的时候,男子汉的雄风大振,威风八面,搅得四邻不安。难怪作家可怜巴巴地坐在写字桌前,不厌其烦地抄写大大小小的风流韵事,过过干瘾解解馋。
    去年开春不久,牛主任舞场上新结识了一位少妇,外表端庄贤淑,骨子里性感迷人,一到床上,仿佛变成了媚人的狐子诱人的妖精吸人精髓的女鬼,尤其那一身白生生的玉体,迷醉的牛主任踩在云端不愿下来。
    第一次战斗是牛主任在八小时内打得一场漂亮的遭遇战,看到那少妇白生生的臀部时,牛主任惊叹地说:“多么白啊!白的像两块凉粉坨坨。”
    小城有一种小吃特别有名。
那就是荞面做的凉粉。白白的鲜嫩,光滑无比,做成后一般盛在饭盆中,卖时翻过来扣在案板上,就是一坨一坨白滑光软颤悠悠的好吃食。盛夏时分人们最喜欢吃了,用刀切成条块状,调上红红的熟油辣椒,放一撮翠绿的香菜,再调上酱、醋、蒜泥,端起碗只顾往口里滑,没有三两碗是解不了馋的。
另一种做法是把凉粉做成后乘热用漏勺漏到凉盆中,就做成了最有名的凉粉鱼。最受老人和孩子们的欢迎。卖凉粉的一般都备有凉粉坨坨和凉粉鱼,你如果吃过,肯定会挑选最对胃口的吃法。
    大概牛主任性急,做事说话都未曾关窗。办公室窗外是楼梯走道,窗内就是牛主任的床。牛主任图凉快,开着窗子却拉着窗帘。牛主任床上这句话,恰好让走过窗前的人听见了。
    时间长了,牛主任渐渐也有些知道,只是不便发作,只能采取“背地里骂我我不理,当面骂我我不依”的政策。寻找机会,治治那些无聊透顶的人。
    有一回牛主任和他的凉粉鱼又重温了一回功课,躺在床上回味。凉粉鱼说起自己的儿子数学不好,要牛主任寻个老师辅导一下。牛主任本身对数学感兴趣,整天又和数字打交道,认为一个人学不好数学,脑子差不多就是一盆浆糊,大作家对数学也是很很敏感的,应该辅导一下。牛主任方方面面都熟,就是和教育部门打交道少。这也是客观原因,教育部门一不经商二不办厂,教师年龄大一点儿的多是循规蹈矩的颜回之徒,年青的有耐不住清贫跳槽的,有不甘寂寞奔南方下海淘金的,剩下的全都是“忠党的教育事业”的老师,谋第二职业的人还没有人发展到向牛主任联络的地步,因此就给牛主任留下了一个空档儿。
    当然这点小事是难不住牛主任的,想自己儿子的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去年曾作为全学区的选手参加过全省数学竟赛,而且还拿过三等奖。凉粉鱼一提,牛主任就满口答应,说是包在我身上。
    事后托了个张新德相熟的人去联系,满以为有把握的事,张新德却给回绝了。当联系人说每小时要多少钱都愿意出的话后,张新德竟生了气,几乎是把来人推出了门外。
    如果是今年的话,张新德会主动揽活的。当然张新德绝不至于如此清高,去年老校长即走未走,他又是校长候选人,上级恰也三令五申不准教师课外兼课,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辅导学生,挣钱多少不说,传出去对自己的前途不利。这样就无意中得罪了牛主任。
    牛主任窝了一肚子气不说,在妇人面前塌台,这是最丢脸的事。凉粉鱼从此不再癫痫病的起因是什么上他的床,一心辅导儿子数学去了,调得牛主任胃口高高的,眼睁睁吃不到可口的凉粉鱼,性子躁躁的无处发作。
    也是合当有事。
    时隔不久,张新德在市报纸文艺副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小城名吃——诱人的凉粉鱼》的文章。牛主任本来不看报,每天听了晚间新闻,就决定了他工作的努力方向,牛主任称电视台新闻是天气预报,认为报纸上的文章是“天气预报”的注释,原文弄懂,一懂百懂,费那么多闲劲看注释干什么。
    这报纸是一位贷款人送来两条烟时作包装用的,牛主任把烟仔细放进床下的箱子中,趁势斜躺在床上,扔掉报纸,那报纸软不塌塌在空中飘了几下,竟又飘回牛主任眼前,无意中牛主任就看到了这篇文章的题目,心里格登一下不舒服,接着又看见作者张新德的大名。
    牛主任没有仔细看文章的内容,就以为张新德是用春秋笔法故意晒他的菜子,咬牙切齿地撕碎报纸,犹不解恨,朝床下的烟箱狠狠地踢了两脚,自此就牢牢记住了张新德的名字。
    这次张新德打了牛主任的儿子,牛主任一看机会来了。运筹帷屋,决胜百里,奔前跑后,移花接木,运用春秋笔法,给张新德寻了个麻烦,直接上告到市教育局,并且在上告信中说多次到县上有关部门反映,都官官相护无人主持正义,这才找到市上,如果一月内不见结果将上告中教委。终于把市教育局的人搬下来了。
    李子龙女儿和自己儿子的谈话,校正了牛主任的思路,他打开话匣子说个不停,先说如今风气不正,办事要送礼,实际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羊肉汤,就象秦腔中说的那样:瞎人把好人整了,坏人把好人连累了。当然,不正之风处处有,就连学校也不例外。仿佛世风日下,唯有他主持公道,世人皆浊独我清。随口问李子龙碰没碰到这种气人的事。
    李子龙额头的纹路虽多,心眼却少。说这事他也碰到过,今年初他表兄家的娃想转到甜水沟小学,他前后跑了一月,礼都送了,事却没办成。
    牛主任问给谁了,送得啥礼。
    “一条红兰州,一瓶柳湖春,送给小学毕业班的班主任张新德了。”
    牛主任听了大喜过望,立刻把李子龙请到卧室,避开两个孩子,说了张新德如何无缘无故打他的儿子,市教育局领导正在调查,如果李子龙能积极地揭发,贷款明天就给他办妥。
    并且慷慨激昂地给李子龙作了一番讲演,说中央正在加强廉政建设政治,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如果人人不敢与坏人作斗争,不从我做起,不从现在做起,让我们的国家象一颗烂苹果那样烂下去,我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前途,我们有什么脸面对我们的下一代,就是我们有一天见了马克思,该怎样向他老人家交待。直说得牛主任自己都被感动了,听讲双方瞬时都高尚伟大起来了。
    牛主任不但把李子龙带的礼物退回来去,而且还是从房中提出一料袋的饮料、罐头,说是北京工作的娃他舅带来的,他家人都不爱喝。听说李小莎的母亲是个病身子,你看我们又闲忙闲忙挪不开身,这点小思意算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
    感动的李子龙又说了一句台词:“是毛主席的队伍又回来了?”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