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白木兰花儿开-[心情散文]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1-01-09




                             白木兰花儿开

笔名:田埂

题记:如果人生的际遇都是偶然,那在人生的下一站又有谁陪我一起等待白木兰花开。
    
    十一月十六日, 天气晴朗,北风,空气微冷。

这一日早晨,七点五十分,我从楼梯口,匆忙的往前走,在不到三四米处,忽一抬头便就看见了那一棵树:树梢上站开了几朵白花。“十一月份的上旬,在这个时候它怎么就早早地开了呢?前几天的每个早上,我怎么就没发觉呢?”我心中蓦然的这样问自己。

这太让我惊讶了,这个时节,它忽然啊就开了!虽然只是开了两三朵,不过,每个枝上都结着几个花苞,尖尖的挺立着,就像绽放前的荷苞。却然是它在开的时候都没人晓得的,正如一个人内心里的那种跃动得心慌的喜悦也是不会被属意的人晓得的,因为总是压制着锁在那颗血红的只容得下一个人的小匣子里。

离开校园,骑着单车,一路上我还在想,十一月上旬那花怎么就早早的开了。我一整天都在思问:为什么会这样惊觉于木兰花儿树?或许,今年的春末花落尽后,夏天起就只是开满了绿叶,而此后我就没有注意它;或许,是因为,从大一到大四此日,我一直没有留心给它。是啊,即便一个人每天来来回回的从树下走过,不留意也就不会仰头看看到那树那花,更何况,那花是长在树尖上高过人的,男生谁会耐烦停下来酸着脖子昂头看它而不做正经事,并且在春月之后花就凋零消匿了,在以后长长的几个月里它都要淡出人们的视线,这样,它自然是会被每天都陪迫似的懒散着起床的男生们遗忘。

没有人会每次都会驻足仰头而望之的,所幸的是,至少应该有过几次吧。但是,爱花儿的人于它来说,就是最大的欣慰了,只要能有一次被欣赏,它就能心满十足。人又何尝不希望得到在意的人对自己的欣赏呢?

有时候,一个人的一颗年轻的闭塞的心,会因为一朵花的开而开了,开了怀也开了笑,开了一朵情愁,结了一茧冬眠,种了一豆春红。

很长一段时间,你不曾留心,你不曾注意,但是,会有另外的人,活在它的每一天里,留意它的春夏秋冬,留心于它的开它的落……

等到晚上我回来后,查看日历,才知道十一月八日是立冬。原来冬天到了,而我却还过着秋天,是自己忘记时间了,还有啊,木兰花儿是在寒冷的气候里绽放的,大概因为如此,我才会那么样的诧异于发现木兰花儿早已经开了吧。

每天,就这样眨眉顿息,夜逝日明……

十一月二十七日,天气晴,湖南羊癫疯病治疗好的医院西南风,距离小雪节气已经过去了五天。

某些天的早上七点五十分,走到楼梯口,我会有意识的抬头看看那木兰花树。从远处看去,白木兰花儿已经站满树枝尖了,每一朵就像已经绽放的荷花。

前几日,我看到的紫色木兰花,一身竟还留着五十来多的绿叶――不过已经是老绿了,零稀的才只开了三四朵。这紫色木兰花太娇艳吧,它爱美丽,它爱高贵,它爱自己一身的艳质。或许因为它恨这个时节的老绿残黄,所以在这个寒寒冬天它才不愿意开,只有那绿绿春天才配得它的姿色和妖仪。不过,它也会沾沾自喜的吧,看到白木兰花光溜溜的一身,就像是看到了一只被拔光毛的鹅,而它却不至于此――这也算是它给自己的一丝丝安慰吧,它应该会为这,笑颜值都比平常提高几分吧。

照例是在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我偶尔会驻足在木兰树前,数数又开了多少朵。我会站在白木兰花下,仰头看着,妄想要辨清这一朵和另外一朵白花――不,是玉龙雪山之巅的雪,是飘在蓝天里的棉花云,是刚刚新结成的盈白的蚕茧,这时,忽然某个人内心里的憋着的一种咸涩的说不明澈的“气”,冲出眼眶,化作了搁浅在眼角的几滴泪,那是一种不自主的没有自我的――动,接着这个人就惊喜的啧啧了几声,一会儿后人似乎清醒过来了,这时,看得入情的赏花儿的人,才明白之前的人是自己,再清醒、回味那时的不自我,忽然说自己失态了,还腼腆起来。这让紫色木兰花会心生一丝妒忌吧。

看到白木兰花被人称赞,紫色木兰花自然是要不甘心的,让白木兰花儿蒙蔽了那些人的眼睛而看不到自己的美艳的存在,它是不甘愿的吧,既然不甘心瞧那白花儿得意人的赞言,它就勉强的窜出枝丛要一下子冒到树梢头了,要引那些没有洗眼睛的人来瞧瞧。

十一月悄无声息的近了底头,过不到几天,就要与十二月如约合缘了。

十二月一日八点,天空特清蓝,没有一缕白云,不刺眼的光芒也是暖暖的。但是,加快骑车速度,我依然能感觉到轻微的风袭来时的小冷。白龙路的路面用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其成分中源自煤焦油的柏油对身体健康是有害的,特别是在洒播沥青和泼油阶段,其挥发的气味是最让我过敏的。我对这种柏油路对人的健康存在的隐性问题是非常担忧和恐惧的。德国自一九八四年起就禁止在到道路工程里使用柏油,并把它列为“危险材料551”,而中国的高速和城市交通则不然。所以,在全面铺沥青的那几天,你是无法想像得到,我每天从这条路上来来回回时的那种憋忍的。路面铺成不足两个月,和以前相比,可以说是从一个婴儿长成一个少年的该头换面,新了,也宽了,骑车更快了,也安全多了,不会有人再能轻易的跨过路中高高的安全护栏,两侧还有矮栏分隔骑行道与车道。说起这段路,它经历的是一番痛苦的历史。

百年有沧海桑田之变世,日日有物换星移之悲肠。

十二月八日大雪节气 冬雨霏霏。这一天,我淋着阵雨骑着车返校,来到院子里,我正眼环视地面:没有一瓣花儿

癫痫病是传染病吗ize: 14pt; font-family: 宋体;">其实,白木兰花儿悄悄的落了。在雨来之前的几天,白木兰花儿就已经少了一些。

回到寝室,我疑怪这事:一个月多的时间,它们才刚开满,为何月初它们会折逝绽放――的愿望?

我多么多么的想啊,自己也能像它们一样恣意的绽放,张举双臂去拥抱太阳,尽情的沐浴着阳光的暖暖的爱,不要受内心的拘束,不要有腼腆和怯退,释放出一个藏在里内心里的最真实的自我、最想改变成的那个我,像白龙路一样也焕然一新。事后我才能发觉到一点:许多天,早上我出去时,忽然的就忘了看看它们,一溜烟我就走远了。此日,当我注意到大半的花已经消失,我才明白,它们是真的落了,它们开得不长久。它们或是不愿意的,或是一切随风的。可是,我们这些“知青”谁又会甘心自己的愿望,在树根里埋藏许久后,终于在某一天开了,却要一切随风呢?

在离开后的时段里,我不知道木兰树每天究竟落了几朵。想到有几次我停留下来,默默的看望他们,这时我脑子里长生了一些花絮――简直乱了天,白色木兰花儿纷纷飘落向我,想要惹近我,越来越近了――我发觉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手和脚,我完全无法控制神经不让自己“自由落体”,它们都在向我簇拥过来,于是我成了一颗原子的“核心”,我感觉到自己成了它们的一员,跟随着它们一起飘落,最后,我们都轻轻的落在了土壤上,没有一点儿声响,我躺着静静的凝望那一片曾经属于白木兰花的天空――突然,几珠小小的雨滴打在我脸上,把白色的脂粉卷走了……

即便这是梦,然而它是那么美好,让一个人感觉到真实的生活里追寻不到的幸福,并且感动着宁愿不从梦里醒来,那么谁甘愿让这一切随风散落、被雨卷走呢?

年轻人经常会让自己陷入无形的挣扎里,当梦不是现实的时候,就会在精神上制造痛苦和烦恼来折磨自己。别人慨叹这是何苦呢,自己却我宽解安慰说:就是要经得起几番折腾。然而,我们始终是拗不过现实的。因此,只好离开梦里,对自己苛刻着压迫自己面对生活     

白木兰花儿是在芳龄正茂时离开树枝的,而不是在它枯萎后才舍得离开倚之而可以沐浴阳光的枝头,它们无法左右自己的存在,但是,可以无限的追求对阳光的爱,以及绽放给人世间以温馨和希望,这就是它们只能接受的现实却无所言语。人亦应如此面对真实的生活。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舍不得这,舍不得那,已经决定了要去爱和得到对的唯一,哪怕是放弃所有,哪怕是付出巨大的牺牲,然而坚持的结果却是灰天黑地、没有得到,这个时候,更是舍不得放下,舍不得就此止步放弃。然而,世间一切生灵都有命数,来时无多问,去时自无言。

置身于白木兰花儿的梦中,就连易安这位爱花儿的女词宗,又岂能不感慨花事?唯有诗情是言不尽理不明的:
                            
花落留人在,
                            
好愿不长开。
                            
竖眉对兰语,
                            
石怀向谁哀。
                娄底那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相望不相识,
                            
两两自不猜。
                            
兰心遭寒骤,
                            
问谁借暖来。

十二月九日,十点,窗外的西南天空被阳光挤出一片阴阳,而西北天却是浅蓝做底色衬托着暗黑色的一团一团的白云,阴影之下无边的高楼大厦都暗淡无光。

活在时间里,你会感觉到时间还很漫长;活在时间外,你感叹这一段时间过得太快、短暂。时间太长,你不曾留意,不经意间就忽略了身边的事物的存在。就在这时,是的,你才恍然拾意:无意中你或许忘记了你在意的一些事和一些人,比如说名字记错或想不起来,或许忘记了做自己最初经常做的梦,或许唯一不会忘的是你自己每天在忙着做的事。

而其中之一,我忘不了的是:惊喜着见到了白木兰花儿开,流着花儿的泪做着花儿的梦,陪着孤单的它们一起孤单,一起飘飘落落――不,它们不应该感觉到的,因为落了就不再能感觉得到阳光,就像这天空没有太阳了高楼也就感觉不到火的温度了……

一年三百六五日,有谁问,年始谁与伴?年里苍茫事,年尾冬雪忙。

十二月十六日,雨夹雪,风向撩乱,气温一度以下。这天早晨的七点四十,我洗完漱后,看见了铁栏边堆积了一些晶亮的雪粒子,像盐的白。九点半左右,我在吴井路附近的某个证券大楼的附楼六层的教室里听课,看到窗外狂乱的雪再二十多层的大厦之间窜上窜下、左舞右跳,百米之外犹如北方的“霾伏带来的浑沌而没有空间。十二点整,我离开了一楼口,雪下得欢乐而奔放,而我的双腿直打颤。没奈何了,打着伞走起。我往东,四十度角撑伞挡雪,平行春城路往北走,还是四十度角撑伞挡雪。身上只穿了一件薄棉质的外衣,一件涤纶混棉的长袖无领的薄裳,一件牛仔裤。我把外衣的领口竖起来围着脖子,骑着单车往北回校。雪粒子小如豌豆大,打在眼睛上,让我不敢完全睁开,只能一秒眨眼一次眯着眼。不到一百米,我的全身就披上一件雪衣了,怕雪沾满湿了衣服,我用左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掸去雪。就这样,一路上我顶雪撞风,披着雪做成的外衣,历史性的演绎了一次活雪人骑单车,艰难的到回到校园。在车房里,我的全部手指都不能松动了,甩甩手,感觉到手指像是被捆绑了金条重坨坨的,我只好一边哈气一边夹在腋窝里取暖,稍缓些再搓搓手,待手指能用钥匙锁了车才去打饭。

打了饭,来到院子里,我有意的站在木兰树下,想要看看白木兰花儿是否也像我一样能忍耐这寒冷,想知道它是否会畏缩而香消玉殒离开枝头。然而,那几朵白色木兰花儿依然还站在树梢。但是,只是几朵而已,花颜带有土色枯色。什么时候,白木兰花儿才会开满呢?这样想着,想着:
                 
今朝燕去,又望鹊归。
                 
回首寒梅,眷恋眉尖。
                 
玉木同生,长在花年。
                 
兰生冬阳,枝断木旁。
                 
芳随冬散,碧落寻芳。
        &癫痫的发病的症状一般有哪些?nbsp;        
千回百转,木弃玉伤。
                 
花本无心,人纵多情。

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天气放晴了。十一点半,我下楼去打饭,站在白木兰花儿树下,我翘首盼注。它们落了,几一个月多以来,就只是剩下这几朵了,真是这样的。白木兰花儿没有开满,秋天的枯黄皱起它的颜面,它的本真雪色将会消失。 但是,我愿意等待――心中的白木兰花儿开:

                凝望着树梢

                我是要守候那――

                白木兰花儿

                你不要跌落

                你不要躲着我

                你不要隐匿在我看不见的墙角

                我渴望看见你开着

                我要你开着

                我宁愿

                此时,你只在我面前飘落……

也许,我与白木兰花儿,只是一场我路过它的缘,注定是我欢喜着三步一回头去欣赏它的绽放而它却不回头的分断。

如果人生的际遇都是偶然,那在人生的下一站又有谁陪我一起等待白木兰花开,陪我一起看它花开花落的寂然…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