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好人邮差人生故事

来源:轻易文学网    时间:2020-11-18




为了还清家里的欠债,18岁的文梦来到了镇上服装厂打工。晁天全是文梦的师傅,晁师傅高高的个子,人看起来面善,听说他十几岁就学会了缝纫活。晁师傅教的很认真,文梦也很努力,很快她就可以上手工作了。

文梦和一起进厂的李红住进了一个宿舍,两个人熟了经常一起聊天,文梦得知李红的境况也不好,妈妈因患精神病在李红很小的时候就住进了精神病医院,是父亲把李红拉扯大。李红了解到文梦的家里因为帮父亲治病欠下饥荒,就帮她联系去艺品厂接草编加工,下班后她们在宿舍里做草编加工活。文梦就很高兴又找到挣钱的活路,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尽一切力量帮家里还清饥荒。

家里的欠账本就压在文梦的枕头底下,每当文梦累得睁不开眼的时候,就把手伸到枕头下面,拿出账本看一眼。

每当还清了一份债,文梦就在那个名字下面画一个圆圈,她要用自己的努力,把这些圆圈早日画完。想到这里,文梦的浑身增添了力量,拿出毛巾用凉水擦一把脸接着干。

李红最近也有她的事了,她开始谈恋爱了,追求她的人是镇上一个卖肉的小伙,晚上经常带她出去喝肉汤,每当李红回来的时候,她总会跟文梦说:你这样一个人挣钱还债太苦了,应该找个男人谈恋爱,也好有人能够帮你。

文梦只能苦笑了一下,心里想:“像俺这样欠了一屁股债的人,哪有心思谈恋爱。再说俺也不想把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拖进这个泥潭。”

李红笑着摇了摇头:“文梦,不要太清高了。”文梦什么都不想说,只有苦涩地笑笑。

没想到有一天文梦真的遇到了一个想要帮她的男人。

那天晚上没有加班,下班后李红被她卖猪肉的男友骑着嘉陵接走了,文梦想去镇上的商店买支牙膏和洗衣粉,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一个人叫她的名字,文梦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绿色衣服带着绿色大盖帽的邮差,他跨在自行车上站在那里。

看文梦走过来,邮差说道:“你是叫文梦吧?这里有你的一封信。”文梦心里嘀咕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

文梦从邮差手里接过信,从信封黄石治癫痫去哪家癫痫医院上看出是妹妹的字迹,文梦道了声谢就要离开。那个邮差突然对文梦说道:“你是槐树庄的吧?俺去给你送过信。”

文梦这才仔细端详着邮差,她想起来了,当年爹住院的时候他去文梦家送过信。

“这都两年过去了,你还能记得俺。”文梦不好意思地说。

邮差看着文梦突然说:“你的事情俺都知道,俺愿意帮你。”

文梦一愣,她再一次打量这个邮差,只见他身材高挑,长相俊秀面带微笑很有亲和力,在这个小镇上邮差是一个不错的差事。不等文梦开口,邮差接着说道:“俺叫晁先进,俺爹就是你们的晁师傅。”

文梦仔细地打量着邮差,忽然感觉,他长得确实像晁师傅。这时邮差倒有些羞涩起来,他告诉文梦,他是从父亲那里知道了文梦的一些情况,一直很关注文梦,并说对文梦的印象很好。

文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邮差看着文梦突然说道:“咱们做个朋友吧。”

文梦被他的真诚有所打动,胡乱地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开了。

文梦感到脸有些热,心口乱跳。

晚上睡觉时,这个邮差竟然出现在文梦的梦里,仍然是一副和善的面容,好像他们俩在一起看电影,文梦已经很长时间没看电影了,自从父亲去世后,再也没有了看电影的,文梦是最爱看电影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邮差在身边,文梦竟然不知道电影究竟演的是什么?就在电影散场的时候,文梦也醒了。

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文梦很奇怪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并且刚刚认识这个邮差就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晁师傅看到文梦就笑,他和蔼地问道:“文梦,是不是认识俺家先进了?他回家跟俺说了,俺们家是晁家庄的,俺儿子就在咱们镇上邮电所里工作。”

晁师傅说:“有时间去俺家玩吧,俺儿子大你四岁,在邮局已经干了三年多了,走乡串户的哪都去,结识了不少人,也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可是他的心气高,就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俺前一段休息回家的时候跟他提到过你,他就记下了,见到你之后他就动心了。俺这儿童出现抽搐什么原因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一条腿有点残疾,是小时候得病落下的后遗症。”

文梦惊讶地问道:“晁师傅,俺怎么就没发现他的腿有问题。”

晁师傅轻松地说:“他出门一般都骑车,所以看不出来。”

文梦轻轻地应了一声,这么英俊的小伙子竟然有残疾,真有点可惜了。

晁师傅看文梦低头不语,他走近说:“不管怎么说,你们先接触一段日子再说,先进很同情你家的遭遇,以后他可以帮你。”

文梦听到这些话,心里不是滋味。文梦承认对这个邮差有些好感,可文梦不愿意让人同情,文梦的骨子里透着一种坚强,这是爹爹传承给她的。

三天以后,李红来到宿舍跟文梦说:“门口有个邮差找你。”

文梦跟李红说:“俺不想见他,你就说俺不在。”

李红不解地说:“文梦看你是有病了吧?俺看这个邮差不错,人长得周正,工作也体面,比卖肉的强多了,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

文梦没好气地对李红说:“俺现在真的没这个心情,俺不想谈恋爱,也不想让人同情。”

李红说:“你真是犟驴脾气,这些话要说你去对他说,也好让人家对你死了这份心。”

文梦在厂门口见到了邮差,他看见文梦走出来,笑着说:“咱们一起到外面走走吧。”

文梦想了想说道:“俺只有一会儿的时间。”

他说:“一会儿的时间就够了。”

邮差骑车带文梦来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停下来,文梦下车往前走去,他一直骑在车上,一条腿点着地面,自行车继续往前慢慢滑行着。

天边挂着绚烂的晚霞,文梦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了,田野的风景让文梦的精神为之一震,她忽然觉得大自然依然有着许多的美好,并不被哪个人的意志所决定。文梦看着天边不断变幻的色彩,觉得心情敞亮了许多,一阵微风吹来,那风吹动着文梦的头发抚摸着她的脸颊很惬意。

这时,邮差对文梦说:“这儿的景象真美,俺也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晚武汉癫痫医院哪家靠谱霞了,能够跟你一起美景是俺的福分。”

文梦侧脸看着,他的脸上洋溢着真诚,可是文梦依然把心中的那扇门紧紧地关闭,不让一丝的风吹进来。

邮差继续说道:“俺知道你的文章写得好,俺还在烟台日报上找到了你写的那篇,看得出来描写的就是你们槐树庄,你写的是那样的亲切美好,俺很钦佩你的文笔,也很欣赏你的才华。俺原来也是一个热爱文艺的青年,也尝试着写一些,可是跟你比,俺就差的远了。”

听到有人这样肯定自己的文章,文梦的心里洋溢出难以抑制的喜悦,可嘴上却说:“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不,你写的比俺说的还要好。”邮差急切地说:“俺曾拿着你写的那篇文章去过槐树庄,看着那些景色,俺就写不出这么动人的文字。”

文梦看着他真诚的面容,心里有了一丝触动。

邮差继续说道:“俺已经知道了你的经历,也知道了你家里发生的不幸,俺很欣赏你,也很喜欢你这个人,俺的这些话不是随便说的,俺愿意接受你的一切,俺想跟你谈恋爱。”

文梦听了这些话,心里还是猛然翻腾了一下,不过文梦已经是经历过大事的人了,很快就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这个不错的小伙子,文梦用平静地语气对他说道:“俺知道了你的想法,真的很感谢你对俺的欣赏,感谢你知道了俺的处境还愿意跟俺好,可是俺暂时没有这个想法,请你原谅。”

“咱们先接触一段时间吧,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你的遭遇就更加坚定了俺的想法,俺愿意帮助你还清你家欠下的债务。只要你愿意,咱们一起来努力偿还,这点欠债不算什么。”

“不用,真的不用,俺不愿意有人同情俺,俺要靠自己的力量偿还欠债。”不知道为什么,文梦一听到有人要同情她,要帮助她还债心里就特别别扭。

“你能告诉俺这是为什么吗?”他有些不解地问道。

“俺现在还不想跟任何人谈感情方面的事,俺知道你是个好人,希望你忘了俺,你还是去找一个比俺好的姑娘好好谈恋爱结婚吧。俺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也请你尊重俺的选择湖南羊癫疯去哪个医院。”当文梦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很冷静,声音里有一种不可阻碍的自信和冰冷,拒人以百里之外。

邮差沉默了,他似乎根本没有想到文梦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直沉默着,天边的晚霞也开始变的黯淡了许多。过了一会,他转过身看着文梦,文梦能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些湿润。

“那好吧,俺尊重你的想法,俺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的了。”文梦能感受到他说出这些话的艰难。

“谢谢你,请你原谅俺理解俺。”文梦说出这些话也很艰难。

“不过,俺想送你一样礼物,一定请你收下。”邮差从邮包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本,然后郑重地送到了文梦的手里。

“这是俺想了好久才给你买的礼物,俺想表达自己的一种心情,希望你能在这个日记本里写下你以后的经历,俺不希望你因为家庭的变故放弃了你的文学梦想。”

“谢谢你这么懂俺。”文梦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那好吧,俺就走了。”

邮差推着自行车离开了文梦,独自一瘸一拐地走了,晚霞已经彻底落下去了,文梦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一丝凄凉的感觉,心里想他为什么不骑上自行车而要自己走路呢?好长时间文梦对他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

从那以后,文梦再也不想有任何人任何事打扰到文梦了,文梦一心就想好好工作,能够挣到还清债务的钱,只有到那时,才能让文梦心无挂碍地谈恋爱。

文梦把自己这颗少女的心完全关闭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文梦更加努力工作,业余时间纺草辫。那些钱加在一起足有二百多元,文梦又还了三家的饥荒。与文梦同宿舍的李红已经辞职离开了,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可以跟着她卖肉的对象天天喝肉汤吃着猪下水。

李红临走时跟文梦说:“你瘦多了,再这样下去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前几天我看到了邮差,他还询问过你的情况。我还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不找邮差,你脑子出问题了。”

文梦笑着祝福了她。此时她的心里想不需要有男人来打扰自己。

© wx.aauld.com  轻易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